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

Change?


寫在今年9月底季結時評語:
「以特朗普的一副毫無準備,亂駡一通,只懂將責任卸給他人的狂人,換作正常時期,老早就已經被選民拋棄。但何解今天特朗普仍有四成多支持度、可以同希拉莉叮噹馬頭?
其實都不用多估,一切與英國脫歐背後理由完全一致: 選民、特別是低下階層,多年來深受特權及富裕階層剥削,今天決定以選票來一個了斷。
這種民粹、反制度、反自由貿易反全球化的浪潮,其實已經席捲全球。你說他不理性、其實背後都是有計算行為,只是將不滿化成行動。」

由英國公投,及至美國大選兩件大事顯示,不論政客、權貴、社會德高望長之輩,及頂尖評論,越呼籲社會大眾,社會大眾卻越逆主流勸告而行。

奧巴馬當年打著Change大獲全勝,八年後今日,世界稱不上更和平,反而相反,經濟及社會福址未見改善,反而貧富加劇。

白一點,特朗普冒起,乃公民社會對傳統公民機構及傳統核心持份者,包括政府,立法機關,傳統媒體及意見領袖的一個信心危機投射。

而據聯合國早於2007年一份報告,過去四十年,民主及已發展工業國社會大眾對政府信心及信任度持續處於下降水平。

陸庭龍認同達拉斯前聯儲銀行行長費希爾分析,Trump Win背後功巨在於持續及永無止境的央行超寬鬆政策所致,也許,希姐連黑人選票亦不保,特朗普一句怒炒耶倫可能引發共鳴!

奈何,美國普羅百姓或最後發現一廂情願,君不見,耶倫未炒,但利率期貨顯示十二月加息機會已急降跌36%,更何況超級減稅,超級基建計劃郎郎上口,美國財赤只會更大,本質上更需要超寬鬆政策作為支援。

更甚,作為保守主義陣營右派份子,他真的會體察民情嗎?

人人談特朗普上任後經濟政策這個,那個,惟套用羅家聰及馮孝忠說法,老Trump競選期間根本毫無政綱可言,事到如今,關鍵在於班底。

昔日劃清界線,但政治非常現實,從今日起,只會有更多人排隊求見。可以肯定,特朗普縱然瘋狂,但成熟制度會予以制衡。

狂熱勝出,中環人指,多年與其有商業爭拗的貿發局主席顯得尷尬。

當選,再加共和黨繼續掌控國會,正正是美林形容對中資股的最壞情況,但從另一角度,美國重返亞洲政策隨時大洗牌,TPP亦告瓦解,中國絕對會趁勢加快一帶一路及鞏固區內影響力,絕對是有危才有機。

希姐總統夢醉,廿年部署,被特朗普敗走,比敗於任何一位對手更難接受,美國人並不懷念九十年代克林頓王朝,更對建制極度反感。

調轉想,民主黨當日由桑德森攻堅,勝算其實更高。非左即右,並無中間可言,英國好,美國好,及近年種種已經說明,世界越來越在變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