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5日星期五

血洗EM

特朗普月初勝出至今,有兩個資產市場飽受煎熬: 債市就不用多說,其次就係新興市場貨幣。

簡直血洗新興市場。匯率幾乎日日見新低,印度盧比、壘西哥比索、土耳其里拉、越南盾全部創紀錄新低,馬來西亞令吉同菲律披索,亦重挫至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最低。

相比起呢啲貨幣、人仔跌幅可以話少巫見大巫,亦都解釋小川行長可以忍手任由人民幣Freefall: 既然都講左人民幣要兌一籃子貨幣穩定、點可以阻止人民幣繼續下跌?

目前最令新興市場不安、唔單止係美息會上升幾多,而係美國保護主義可以去到幾盡、甚至除左美國優先之外、會唔會出現歐洲優先、中國優先,繼而大規模爆發全球貿易戰,到時新興市場肯定首當其沖。

瑞銀就估計,明年新興市場回報,會10至15%,跌至只有2-3%水平。由有經濟師就提出,通脹及匯率風險,新興市場都勉強可以應付、不過市場忽略既信貸風險,一旦全球利率急速向上,唔單止好似墨西哥呢類私人企業債務高企國家會受累,美林崔巍都警告,對中國其實破壞力都唔少。

雖然有分析都指而家局勢同98年亞洲金融風暴前有少許相似、不過公平啲講,其實唔少亞洲國家實力,同當年比較已經大大加強防御能力。以IMF最新國家實力報告比較、泰國同菲律賓,都屬於新興市場之中,外匯儲備充足率最高國家,外儲充足率比實際需要多2.5同2.7倍,反映彈藥充足、唔怕炒家重臨。

相反、馬來西亞同土耳其,就被認為是實力最弱國家,後者都不用多言,注定難以加入歐盟,而馬來西亞近年不單飽受政治不穩影響,金融市場更幾乎做出鎖國行為,完全禁止離岸NDF交易,其實就只係變相趕走外資?

值得探討係、市場已經買重特朗普經濟學,認為減稅增加開支可以刺激經濟、重現通脹年代。但到底實際有幾大成效,係咪真係有「免費午餐」,其實有好大疑問。

今期經濟學人就有系統對特朗普既經濟建議,逐一打破,包括十年內減稅7萬億美元建議,根本就難以通過共和黨掌控既參眾兩院。共和黨多數派領袖瑞安已經提出,實際減稅規模只有特朗普提出既一半。高盛只估計,未來兩年GDP增長只會提升0.3個百分點。

而且龐大既基建開支計劃,如果唔單止係競選口號,好明顯就係揀錯時間。當失業率回落至低於5%,加上工資穩步回升,經濟上根本就需要龐大財政刺激,反而可能會通脹惡化。

以特朗普提出一萬億美元財政刺激方案,實際上聯邦政府出資只有1400億美元,而且政府不會決定錢使喺邊,而係由政府提供稅務優惠,由私人機構決定興建項目,而且仲要確保有盈利,加上而且現有法例是禁止政府對現有道路追加收價,換言之就算有錢,最終都未必有「定」使、或者只係浪費在一些毫無建樹既項目,就好似08年後中國一樣!

所以經濟學人買重,特朗普上場後,最大敵人其實就係自己,因為面對現實、最後只可以推翻自己既競選承諾,令支持佢既選民失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