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星期五

2017

經濟學人簡單概括形容2016,屬於The year of living dangerously。

全球人類活在危險當中,相比之下,股市、樓市等等全年表現已經大渺小,太毫無意義。

黑天鵝形容全年被不斷濫用,究其原因,盡顯眾人的害怕及無奈,財經大事回顧,結論大概是一場遊戲,一場夢,香港為首原來得個「桔」,繼續徘徊人為堆砌及沿地踏步之間。

至於,國際大事無數是襲擊、死亡、劇變。

對於2017,極其有趣在於各走極端趨勢;經濟及市場層面仍然充斥樂觀及憧憬、惟政治、時局發展,大體上如同柴可夫斯基第六交響曲:悲愴。

索老爺於Project Syndicate撰文,直指全球開放及民主社會正陷入危機,86歲大鱷真性情一面,回憶猶太難民,如何移民到民主社會,繼而承師波普爾,學會社會有開放與封閉之分,並畢生致力推動前者發展,但套用索老爺一句:I find the current moment in history very painful!

老爺分析現今之局,既源於政客未能履行承諾、更核心在於全球化及自由市場,越來越證明,惠及原來只有少於1%的全球一小眾。

社會環境令真理越辨越明變得更奢侈,民粹抬頭,及索老爺筆下關注的強人政治冒起,2017 似乎並非腸粉及車仔麵之分那麼簡單

金融市場既作為一個具備效率定價平台,近年亦太多情況展現出奀理放大器的本質功能,擺明不合理,但一經市場,隨即被合理化。

08年的大爆破,問題在於市場失效,失效的市場但又仍被重用,鑄成大錯。要數最有說服力的預測,麥格理數月前有關全球發展路向更趨中國化,似乎最有說服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