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逆轉


市場刻下關注問題係、美國12月真係加息,香港到底使唔使跟?

經常聽到一個理論係、本港銀行資金充裕、銀行結餘仲有二千五百億,完全有能力吸收美國加息引發既市場資金流出,加夠一厘都仲得、何懼之有?

呢個觀點唔可以話錯,不過有留意銀行資金結餘,由去年11月高位4200億、逐步收縮到而家得番2500億,防禦能力、比起去年其實已削弱唔少。

過去幾年、既因為環球低息,資金流入亞洲尋求回報,到今年BREXIT 將呢個現象放大,「資金難民」現象將區內資產價格推至高峰。但隨著美元上沖至 14 年高位,過去幾年大家熟悉既資金流入、分分會逆轉。

可能實在太慣低息,市場幾乎無咩心理準備應對可能加息既狀況。大摩已經提出,唔需要倒數好耐之前,就在今年一月初,人民幣貶值預期擴大,當時港元聯繫匯率,曾經備受沖擊。

大摩預期美國在2018年前,好可能會加息六次,港美息差拉闊,將觸發資金沽港元買美元,到時港元就好有可能觸及弱方兌換保證水平,金管局陳總裁就要干預,2500億看似係大數目,但實際上彈藥唔算好多。

本地利率肯定會被挾上,講緊已經唔係一、兩次加息咁簡單。到時大家會明白,點解金管局會要求銀行、要制定加息三厘既壓力測試。

本港既實質匯率、在2014年中以來已經升值16%,相比同期新加坡同南韓,匯率反而係出現貶值,變相限制香港競爭力。

或者你會話、唔怕我地有大陸關照,港元升值唔使擔心。但正如拆局一再警告,內地既大趨勢其實係貨幣政策已經變成收緊、而不再是放寬,看小川行長不願拆出資金、只叫銀行有需要就借SLF,就知道內地拆息上升,已經變成結構性。

大摩預言,明年香港經濟風險係向下居多,最壞情況,一旦外圍及內地增長失去動力,本港明年有機會陷入技術性衰退,GDP未來兩年、可能只係得番0.6%及1%增長,失業率可能趨升、工資亦會變成負增長。

唔係要危言聳聽,作為打工仔當然希望個個有人工加,可惜大環境要變就變。觀乎特區政府個個都心繫「跑馬仔遊戲」,真正做到當年任總可以居安思危可以有幾人?  都係個句、要自求多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