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星期五

美元短缺

美林每月向大戶所進行調查發現,基金持現金水平,兩個月內減少一個百分點,已4.8%,同時間,基金大戶幾乎一面倒睇好三樣東西:
美元、美股及金融類股份,

同一時間,CNBC篇制貪婪與恐懼指數,不經不覺已由六十左右升至超過八十平,接近極端貪婪區域,市場充斥所謂Crowd Trading情況底下,另人聯想,今年實為格老發表著及非理性亢奮言論廿周年紀念。

阿爺年代人人去舊金山掘金,特朗普年代,個個當美股有金執,按理柏最新數字,本周美國ETF深流入近190億美元,又再破大會記錄!

但近日,相繼有名家、大行對當前市況表達關注,尤其強美元問題。

早於今年六月份,國際結算銀行研究報發表一個公開演講,正正觸及強美元,變相是全球流動性收緊,亦即所謂美元短缺。

BIS提出,目前美國境外流通的美元單位債券約9.7萬億,當中3.3萬億來自新興非政府單位發行,美金升,息率升,利差交易拆倉之餘,發債體本身覆行債務開支大增,少則減少開支,傳導效應再惡化的話,對近年槓桿比率不跌反升的新興市場來說,形同一個隱性疾病。

大摩將美元流動性短缺問題再加以放大,該行以外國機構向美國一級貨幣交易商的美元頭寸安排計出,美元流動性早於13年初見頂,到去年中跌至11830億,而截至今年七月左右,更進一步減至9410億美元。

大摩強調,強美元及高風險胃納難以共存,最簡單,基於美國產出缺口已近飽和點,企業盈利繫於新興市場,但美元成本貴,影響區內投資,變相累自己。

強美元變相導致對沖成本上升,衰則減低非美元以外資產投資興趣,好則反過來會令投資者更熱衷追求更高回報,用以抵銷對沖成本高企,某程度上,後果可能更糟糕!!

大風暴前夕,抑或再次是黑天鵝憂慮過份敏感症?無人知。

經濟學人社論既認同加息,又要求控制加息步伐,立場模稜兩可,加息及調高加息預期成為眾矢之的,查實,央行多年來不斷拖延貨幣政策正常化,才是病毒根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