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省油的燈


如果特朗普言出必行,將寬鬆政策打入十八層地獄的話,印鈔、量寬邦主伯南完剩餘價值,只會進一步下降。

經濟學人今期封面社論,警示強美元及高息政策下,未有好結果之前,可能先嚐苦果。

的而且確,十年債息短短不足一個月一抽見兩厘半,美元拒絕下跌,影響乃非局限於資金流出區內那麼簡單,牽涉是「全球美元短缺」一個大命題,有興趣研究詳情可查詢國際結算銀行網頁刊載相關論文

伯南克剩餘價值在於量寬QE,稍為網上搜尋伯南克演講收費的話,平均每場收費二十至四十萬美元不等,比希拉莉可能更高,肯定高於小布殊總統,當日海嘯期間戰友紐約聯儲銀行蓋特納,每場收費相當於伯南克下限,擺明,金融海嘯後力挽狂欄於既倒,的確創造昔日當局者的金錢前途效應。

伯南克應財新邀請到內地,當年QE政策製造熱錢、水銀瀉地式流入中國,四萬億再加熱錢流入,後遺症未完,但風水輪流,伯南克今日對答,問題已調轉為如何阻止資金外流。

或者基於禮貌,伯老對人民幣政策及人行穩定匯率推許有嘉,有別當日接受國會質詢時說法,觀乎伯老對改善資金外流最有力主張,正正就是近日熱話討論之一,中國倒不如減慢人民幣國際化?

問題又來了,人民幣國際化會否等同於人民幣加速貶值?
如果答案屬於肯定的話,似乎流於一派離岸市場拖累在岸官價等分析,再者,承認兩者相關的話,變相亦等同將資本帳開放及資本不能管制兩者混為一談。

下星期,深港通一通,標誌著資本帳開放,但本星期內地先不鼓勵海外併購、繼而買金、兌換、匯錢通通要限,定義上卻是資本管制。

同兩年前一遍盛況、市場充滿期待比較,今次深港通開通,股市不單大跌三百點「贈慶」,沉靜程度、幾乎令股民都忘記開通呢件事。

開通前夕遇著人民幣貶值、阿爺落閘限制資本,最多人問係深港通是否走資渠道?

答案是YES AND NO. 稍為認真研究內地經常帳項目,會發現滬港通屬下南向及北向資金流,其實在國家資本帳上,是歸類屬於、資金流入流出,換言之,南向規模日大,代表外儲減少規模會增加。

互聯互通設計聰明之處,在於一個循環封閉系統,股分買入後除非一直長揸,否則賣出後仍然會兌換返做人仔,理論上做到「原銀奉還」。

但內地大媽都唔係「省油既燈」,資金買入後,其實只要股分之間換馬,就可以做到資產保值。

高盛就發現,南向額度變化,其實同人民幣貶值幅度有好大關連,正正反映、內地居民缺乏海外投資渠道既困局。

但講到底,中國即使入籃亦從來沒有承諾,不就居民及企業兌換不予限制。

減慢國際化就等於有助減慢資金流走?
「賓卡」反而相信,內地企業、內地居民自身國際化意慾,才是資金外流最大關鍵。

中國不能阻止企業及居民、因為貶值預期而調資境外的想法,中國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規劃精密,但千算萬算,仍然沒法辦到幾個用人民幣作為單位的具代表性產品。

小加沒有為國捐軀,但捐出港交所大量資源收購LME,為的是打造幾個商品人民幣計價,更多投資者使用,更普及,持有人民幣就變得必需。

奈何,內地太多利益關係,中國貨幣國際化僅僅單腳緩步,走資成因,稍為放大的話,部委及既得利益團體通通有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