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僧多粥少

金管局余偉文一連兩日鴻文大談外匯基金回報及策略,中環人形容,誠意有餘但新意欠奉。

查實,全球主權基金目前合共滾存7.2萬億美元資產,數額為二零零七年的一倍,餅大了,具備回報可供投資資產僧多粥少,回報不斷下降已非局限於五星旗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所控制範疇。

「魚尾獅」基金因為回報倒退,要美國招兵買馬,強攻矽谷創投基金、中東主權基金部份要減磅歐洲股票、哈薩克斯坦主權基金之前因為商品暴跌,輸錢又要斥資辦冬奧,結果主權基金要舉債。

而馬拉納吉佈倡議成立之基金,更成為國際醜聞,香港:總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偉文哥」用04-13年及14-15年,兩個時期股、匯、債表現,以此比較,並從而結論,後量寬時代外匯基金回報是更低,更困難。

但調轉問,即使QE期間,外匯基金表現亦談不上叫出色喎?

賓卡指,不論當年白頭或現在「攞命」年代,金記日日夜夜,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強調,外匯基金責任在於穩定本港金融體系,支持聯匯,追求回報並非首要任務。那幹什麼,金記忽然口是心非,咀邊堅持回報事少,心底裡卻認定回報事大?

目前,外匯基金總資產3780億美元,貨幣基礎多16,209億港元,而旗下包括海外物業、私募基金等等另類投資資產規模1421億港元,佔扣除支持聯匯制度、高流動性「支持組合」的可投資資產只有9%。

換句說話,外匯基金實際資產已遠遠超出支持聯匯、維持金融穩定功能所需,金記某程度上為錢多滿瀉,但又回報不滯而預警。

為將來新特區首長及財爺提前封頂,「偉文」哥提出,正探索的新投領域包括的投資領域,包括得益於人口老化、或醫療創新等結構性變化的產業,例如醫療保健;又或能夠抗衡通脹、具持續現金流的業,例如基礎建設等。

但試想,「小超人」1113探索一整年,最終只能夠從長和飛機租賃業務入手,物色資產投資困難程度,不下於要維持回報,連誠哥都搵唔到的東西,難度偉文哥真有本事?

學者話,與其堅持數字上的投資回報,「偉文」哥大可以行一步,放眼於市民福祉回報,但以老細樂文哥精忠報國性格,外匯基金可動用投資,更多只會最終戶一帶一路基建項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