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8日星期三

蹉跎歲月



中環人形容,上午十一點起望直播一刻,沒有臨別依依,只想時間過得更快。

施政報告,級數有如美國總統國情諮文、國務院總理工作報告,惟對本港而言,已淪為一個百分百non-event,而且不且不限於今年。

振英首長表明:「今天,我競選政綱的承諾基本上已經全部落實」,的而且確,觀乎報告內文,涉獵之廣,嘆為觀止;
由土地、生果金、進一步開放天空、修輯碼頭、強積金對沖、增建數條扶手電梯、反恐、衛生及殯葬服務,以至推動單車運動,何止巨細無遺,東南西北樣樣齊。

到底,振英首長五年前承諾,但今日是否全數履行,並無違約?

學者以引消強積金對沖為例,五年前擬似百分百取消,時至今日已降格為逐步取消,並為對沖「劃線」,而且不具追溯力;
更甚在於,上述有關,只屬建議。

同樣,由揚言「我會落實」,降格為「我建議」,包括了全民退休、醫保等等,情況猶如奧巴馬對待特朗普一樣,留下承諮與難題,讓下任「任君拆解」。

何謂迎難以上?
中環人形容,區長迎難而上強項在於發掘問題,但核心範疇將問題去解決,在在談不上稱職。

有經濟師睇完CY最後一分施政報告,簡單總結雖為「務實」、不過係「盡失時機」。

推動再工業化、以稅務優惠支持創科、改變土地利用思維、強積金對沖,完全係過去幾年困撓香港既問題,要遲至自己最後一分施政報告先提出,係咪就係因為自己唔需要考慮連任既問題,終於先認真對待?

以創科為例,IT界早表明、政府窮得只剩下識使錢,特首自己都識講、香港創科應用明顯落後內地,原因原來就係政府過去覺得提供稅務優惠係不適當,直至見到其他地區做左、先至覺得「可以做」,請問呢種係咩思維?

經濟學上有「界外效應」,如果市場因因種種原因、包括初始投入資本昂貴,或者人材欠缺,由政府介入創造有利條件,點解唔可以做? 睇睇新加坡、南韓甚至台灣,同樣係四小龍出身,而家比香港何止一日千里? 今日先識得將學校STEM 加馬至20萬? 新加坡早已加至50萬!!

振英首長雖緊跟阿爺路線,但從來學不上當中奧妙及精要,尤其是新形勢下,從來有欠創新思維及方式去拆彈。

波司長上個崗位任內,土地供應多四成,自誇之餘,卻完全忽略地供應越多,樓價越升,最後防線近乎崩潰。

區長假若急市民所急,老早可以將下季預留土地,由私變公,全數或近八成用作公屋、居屋興建,屆時,小市民有屋住,財團巨賈繼續奇貨可居,豈不是雙贏?

今日香港之所以裹足不前,到底係社會自己不長進? 還是內部高度撕裂、糾纏在鬥爭? 那個才是真正「蹉跎歲月、坐失良機」原因?

回應最初提出,說自己競選承諾已經全部落實,是否接納相信觀眾自是心中有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