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乾塘


感激國家支持,金融市場踏入新年第三個交易日,已經足夠材料預先寫好約十分鐘的 2017 財經大事回顧。

事關,人民幣匯率及利率走勢,除嘆為觀止,目瞪口呆之外,已無其它更好形容。

人人叫七,結果離岸人民幣兩日累積升幅,創下史上最大,先下破6.9、繼而6.9、之後679、678,同一時間,隔夜息高開至38厘後,下午旋即衝成噴射,九十厘亦大有成交,更具指標 的掉期引申隱含利率,更加達到一百厘。

去年今日左右,市場挾息,期時中環嘩聲四起,股市當災。

但有發生過就等如經驗,事隔365日,市場太平過太平,震定過震定,息有息升,股有股升。

說到底,新常態下投資者已見怪不怪,你說人民幣顯著上升帶動股市上升,那未免太捕風捉影。

拆息急升,人仔異動,已成為一年一度市場盛事,錢未必搵到,但夠外國媒體來幾個味精成份的大字標題。

回到問題重點,今次息升,人民幣升,到底屬於精心策劃故意行動,抑或自然成份?
市場普遍相信屬於後者。

的確,即使通街以七為目標,但近期惡意造空人民幣一眾,委實有限,數太易計,撇除近兩日,造空人民幣平倉成本六厘以上,套用德國商業銀行周浩文章分析,除非有百分之一百零一把握,人民幣於日內見7.3,否則的話,造空者不單無利可圖,而且會輸到四腳朝天。

綜合各路人馬觀察,第二屆離岸人仔及拆息異動事件,主因大致有幾點:
一,資金池實在太乾,稍有市場拆借需求,市場資金利率會反應擴大、
二,盛傳央企已部份應要求,將寄存離岸外匯頭寸,結匯交數、
三,去年第一屆異動事件當中,部份沽空遠期合約到期,結果強行平倉。

亦即是,如果硬逆人行對付炒家,炒家其實屬於去年的舊炒家而已。

截至十一月底,全球離岸人民幣資金池按年跌一成二,只有一萬三千多億,期間,在港人民幣存款按年跌一成三,新加坡人民幣存款更跌幅達三成七。

資金乾塘,眾多離岸市場,但只有一個離岸結算中心,銀行界話,流動性不足問題只會因環境有變而更為加劇。

老實,連績兩屆大幅波動上演,家下推咩產品,有咩保證回報,高息招徠,市場決不理會,情況等於近日息升,離岸債查實依然無人問津。

一個如假包換的國際貨幣基金特別提款權籃子貨幣,假設一如外界所指,市場利率十厘以上成為常態,隔夜及三個月期息率相差近九十厘。精彩背後,笑中有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