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6日星期五

高手過招


2017年,黃師傅同SKY SIR 高手過招,下午埋位值得各位上番「臉書」專頁重溫,兩人分歧關鍵只有一個: 到底係先高後低、定先低後高?

其實分歧源於係對特朗普經濟學評估。要重新重視既係增長? 重新注意盈利? 基本因素及價值重現?

不過經濟學人有個疑問,到底近日環球升市現象係自我實現牛市、定係過分憧憬特朗普泡沫?

要了解特朗普當然不容易,既然打正招牌不按理出牌,甚至連佢自己都摸不清自己底線,要捉路其實係自欺欺人。

按美國今時今日經濟動力,似乎要增長2-3%應該無太大難度,至於要學特朗普揚言見4,就要視乎推動基建及減稅是否真的有效。

以基本假設3%計,其實即是代表美國經濟要返到去2004至07年期間,即係雷曼爆煲前的高增長期、問題係股市係咪會同步上升?

要理解2008年後,因為QE而扭曲的市場秩序,需要好一段時間修復,而且退市過程中、不可能假設中間會無痛苦情況出現。

由貨幣政策轉回財政政策,其實屬於一個範式轉移,簡單講就係資本要重新調配,由資產重回實質經濟。過去幾年因為資產升值而受惠的一群,需要預備的、就是要還返過去幾年既升值。

在特朗普大力鼓吹下,全球市場似乎有一致共識,就係通脹會重臨,但問題係、經濟增長係咪同步可以持續向上? 最擔心係Growth只係曇花一現,最終迎來既係更可怕既滯脹。

更要擔心既係、特朗普大舉減稅增加開支、如升意盤係靠加快經濟增長可以抵銷支出。

當特朗普形容自己係「債務之王」,三度破產,作為地產界傳奇大亨,點樣面對債權人可謂駕輕就熟,唔信? 問下羅康瑞就知。

但管理一個國家同一間公司,可以話南轅北轍,公司搞唔掂可以破產,幾年後又可以東山再起成為一條好漢。但如果美國破產、恐怕後果遠比雷曼爆煲嚴重十倍!!

特別係佢自己提出、要以創新既手法處理債務問題,包括在低息環境發行更長期既國債,包括50年甚至100年,其實風險唔細。

美國因為歷史問題,平均發行國債既年期、都低於其他發達國家,即使08年金融海嘯後,調整左發行年期,都係由平均48個月延長至69個月,同日本50年長債比較,當然有好大差距。

美國拍賣國債、傳統上係財政部屬下「債務管理辦工室」負責,你可以話佢官僚、但傳統上呢個部門係盡力避免將市場行為計算入發行國債計劃內,基本上都係按已制定時間表拍賣國債。換言之、甚麼趁低息可以LOCK UP降低發債成本,根本就唔會在考慮之內。

最近兩次財政部重大改動,包括2014年推出浮息國債、以及97年推出TIPS抗通脹債券,事前都要大量諮詢市場,以浮息國債為例,就用左足足三年時間。

財政部既邏輯係、投資者以穩定、可以預期既時間表拍賣國債,係減低風險既最好方法,如果中間滲入市場行為,一旦拍賣反應不似預期,到時要流拍就會嚴重損害財政部既公信力。

講到尾、市場而家係買重特朗普經濟學,不過既無TRACK RECORD,如果最終計劃落空、市場開始意識到財赤可以失控,到時國庫空虛、強美元分分鐘變成弱美元,此風險不可不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