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

Is that all?


控制預期,在投資市場中可謂知易行難。如果問香港大藍籌中表表者,首推歐智華,君不見未到業績期,華哥已經話比大家ROE達10%已經係難能可貴、要接受是行業新常態。

近日出事除左小超人,莫過於293國泰,而且比1113嚴重既罪名係、前者叫做事出突然,而國泰出現唱高開低,就令投資者更憤怒。

如果講幾年前因為對沖燃料附加費既問題,一直困撓到現在,更可能要直至2019年對沖合約到期先解決,更大罪名似乎係管理層「議而不決」,明明見到問題而不改革,先令市場由失望變為絕望。

里昂以「Is that all? (就係咁多?)」為標題,批評措施太溫和、並無正視核心問題,即內地訪港旅客減少。報告認為公司錯失良機,無為業務重新定位,建議削減無利可圖的長途航線。

有分析員預期,新策略涉及額外重組開支、維持今年員工開支197億元,佔整體開支21%預測,但瑞信就指國泰營運效率及架構已很良好,難以大幅改善、短期困局難改

航空公司傳統模式就係針對一般消閒旅客同高消費商務同頭等倉客,採取不同定價,不過廉航就打破呢種策略,採取劃一定價,以低至正常四至五成折扣,主動創造旅遊需求。

觀乎美國呢個大市場,連美州航空都會在下個月、加入Delta及聯合航空行列,在正常訂位以外提供廉價機票,當然係有代價、包括乘客只可以帶一件手提行李上機、唔可以用機倉內既行李箱、無得預先留位、唔能夠Upgrade或者改變行程。

客戶過去的確重視飛行體驗、機上娛樂飲食一應俱全,不過今日人人有手機同 iPad,真正會睇飛機電視有幾多人?

飛行「新常態」,其實就係反映航空業既結構性轉變、Delta 同美州航空選擇積極應對,但國泰就只靠耐耐搞FanFares 促銷。有分析員坦言、市場原來預期,國泰管理層交出既功課、唔單止要夠果斷、更要交出點樣執行既具體計劃,結果都失望而回,相信好大程度,同近年管理層頻繁變動,不無關係。

打從04年陳南祿開始,國泰CEO任期只有三年,之後接手既湯彥麟、史樂山,到而家既朱國樑,都係由COO 接上,有航空業界分析師直斥,歷任管理層任期太短、亦無足夠視野帶領公司改革、更徨論要交出成績表。

以朱國樑上任後、業績一直倒退,去年及今年都有機會全年見紅,市場都觀望佢張櫈可以坐得耐。

分析員基本認同、削減運力,減少商務及頭等機位係即刻可以做既行動,而中期可以透過港龍變相提供廉價機票,亦係阻止收益率下降重要一步。

同屬英資機構,匯控管理層顯然比國泰更具決斷力同執行力,亦都解釋左 19個有睇國泰既分析員、無一個會建議買入,而股價無左一半之後、一個可以見底反彈,另一個就仍然係深不見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