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1日星期六

駕馭

一個外貿數據,既是好消息、同時亦代表壞消息即將降臨。

過晒年、特朗普終於肯同習近平通電話,內地媒體即時解讀,是「Trump Trump」向中國示好,不需要擔心貿易戰降臨。

呢個觀點、實情是非常危險,大家要弄清楚特朗普要取悅既、係佢既選民,絕非國際間所謂利益共同體,以為特朗普係務實商人,就好容易錯估形勢。

高盛就出報告,探討特朗普同美元之間關係,指特朗普靠口頭干預強美元,雖然能收一時之效,但始終美元都係同貿易經常帳掛勾,呢個被美元淡友指為匯率過分高估原因,事實又點?

按美國經常帳逆差,目前佔國內GDP 2.6%,表面看好似言之成理,但高盛指出,當中有1.8個百分點,其實只係來自一個國家:就係中國!

換言之,美元兌日圓、歐元、甚至墨西哥披索,其實匯率大致均衡,相反對人民幣要達到貿易平衡,美元兌人民幣就要貶值10- 20%,因此可以預期,特朗普對中國、絕不會手軟。

呢點都突顯出小川行長對駕馭匯率同利率,的確係手段高明。去年底率先發難將人民幣貶值,就令到外貿先受惠,到見到措施收效,就轉換策略,改用利率政策穩著匯率,「買時間」暫停貶值幅度,避免資金加快流出。

講到高明,「小川行長」在春節前後上調回購利率、再連續幾日暫停逆回購收水,做法就贏得一片掌聲。

人行背後加息原因,我地節目都講左好多次,但背後有一個政治理由,絕對值得探討。

同過去貨幣操作唔同,人行今次無直接調整銀行存貸利率,而係透過多個政策工具,包括OMO、SLF同MLF,即是西方央行貫用既市場利率,去引導市場,呢點對人行來講,絕對係一大突破。

經濟學人猜測,小川行長咁做,其實係意圖突破目前既政治框架。要知道人行在內地、一如法院並無獨立地位,架構上是在政治局同國務院之下,加息減息理論上都要中央批准。

但調整政策利率,就可以突破框架,大可以解釋為工具調整,唔需要上頭批准、令人行有更大自主控制權力。

當然,對小川行長來講,呢個得來不易既獨立性,更加要小心運用,因為一旦有突發事故令情況失控,呢啲僅有既剩餘獨立性,都好可能會被收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