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北水

紐約時報周末長文披露肖建華被帶返內地詳情,床單朦頭、水路出境等等,令耐人尋味故事,更添曲折離奇。

唯獨有趣是,以其掌控天文數字資產計,牽涉交易及公司之眾,中港兩地市場出奇地平靜,

本應,內媒對肖建華近乎隻字不提,惟打從劉士余上周五大罵金融資本大鱷之不事,但凡扯皮吸血,一律勢必逮捕,內地亦毫無避忌,劉士余之後,順帶觸及就是肖建華。

問題在於肖建華之後,還有多少肖建華?
老劉表明,嚴打資本大鱷,既然內地捧打,那會否更鼓勵大鱷過江?
而又既然歐達禮多番強調,搞好香港監管,前題在於中港跨境合作,那到底,跨境合作,會否又會常規化至變相跨境執法?

內地一批神奇力量,滾滾不盡之資金,將恒指化腐朽為神奇,看看瑞信,市場推介路演,不再是歐美或新加坡,而是北京、上海及深圳,為的只有一個問案:你們買了港股未?

內地資金是至今日,已僅次美資,佔港股市場活動佔有率第二大,而若以各大機構估算,每年五千億北水湧港計,匯豐曾經何時算出,內地錢及鬼子佬錢,平均分得港股,各佔一半一半。

我們日常話:「我地既港股,我地既股市」,錯了,港股不論左右市況因素,企業及投資者主要組成部份,從來不屬於香港也!

香港市場投資者也許是渺少,亦膽少,對於北方資金,既有期盼,亦有高度敏感症。

而將敏感症推向頂峰,一隻175吉利,中資錢先掃股證,再買正股,上下其手,而巧合在於175卻忽然染藍。

到底,北水威力百般,會否料事如神,春江鴨子在暢遊,而更叫人害怕是,如果人為買至入成份股,那麼下回合,一旦漢能復牌,咪隨時又做新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