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

憶良將

事隔五年,丁Sir 世民重返有線財經,拆局同財經組上下仝人要表示熱烈歡迎再歡迎。

丁Sir 闊別大銀幕一輪,雖然身形稍為消瘦,但風采如昔,而套用丁Sir 自己一句,佢更鍾意自己背後身影,每次講座都例必要show 一show。

原因當然唔係唔想見人,而係丁Sir 要帶出一個明確訊號:風光人前、但無限兇險在背後。

特朗普恐慌、美國債務惡化,呢啲原因大家都了解,反而政治上、丁Sir 表現出更深既憂慮,先令人關注。

同內地廠商傾,個個都對前景非常樂觀,但通常都會加多一句生意非常難做,其實正正道出當中難處:經濟係好轉,但同時中央正加快改革的兩面矛盾。

今期經濟學人提出一個好好問題:既然主席是鄧小平以來最中央集權既領導人,點解佢上任近5年來、都唔能推動改革加快進行?點解係時進時退?

背後正帶出兩個考慮:一、主席並非真心推行改革,而係以推行改革之名、實際上是政治手段以排除異己,鞏固權力。
二、主席既權力並非好像外像估計般咁大、往往在推行改革過程中,要對黨內反對分子作出妥協,係退一步、進兩步既政治手段。

如果後者解釋屬實,咁慶幸係來緊既十九大,會代表新一屆政府人事交接,主席可以有更大主導權去推行改革,估計步伐肯定會加快,但問題係、咁對股市係咪一定利好?

丁Sir 就爆料,話佢收到既內地消息係、今年兩會不會發出正面的政策訊號,原因簡單:去加快去產能同供給側改革,其實就係以短痛去換取長期發展,咁又點會有正面因素?

高盛高華既宋宇、最近到過內地沿海三、四線城市考察,經濟表面的確係有起色,但代價其實又係走回舊路,即係有投資過熱風險,包括明明市面交通暢順、但就斥巨資興建地鐵,浪費效能既「鐵公基」,其實先係經濟最大風險。

要推動改革、往往需要借用外力,而眼前對中國最有幫助既、正係美國總統特朗普,事關佢一旦向中國採取保護主義措施,中國就不得不作出回應,咁樣反而做成契機,可以推動內部改革。

「聞鼓響、憶良將」、宋宇話其實最希望係習主席可以完成前總理朱鎔基未完成既工作,包括精簡政府架構、放權比市場自由競爭,更重要係減少央企規模,呢啲先係正確既事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