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人民幣力場

對於人民幣,大行年頭還是「巴、巴、巴」,不斷糾纏於貶值幅度預測。

原本日前卻低調地跑出一間「法巴」,將人民幣全年目標由7.4上調至7,成為今年,甚至近大半年首間上調預測大行。

事後回想,法巴也許慧眼獨具,皆因,不論市場力量,信任程度、基本因素都衝著人仔要貶而來,數到最後,人民幣最大力場仍然是繫於總設計師手中。

不論小川行長、易大副行長、或外管局潘大哥,強調的是,不存在貶值預期,但存在大量工具及可管理。

的確,由三大金剛組成的人民幣力場,是有其根據;
皆因,正當挾息既然已經將外資夾至創重至死、
皆因,直接干預可能令Trump總統以人為入罪,不費功夫已可列我國為貨幣操控國、
亦皆因,加息預期控制匯率構思,被內地部份智囊急速叫停、

大家以為工具山窮水盡之際,原來三大金剛人民幣力場,還有修改定價機制一招萬試萬靈的絕招。

繼去年底,人民幣力場將一籃子組成部份修訂,大幅稀釋美元影響之後,人民幣力場報稱再度發功,一個技術調整,縮減一籃子匯率計算時段,由原來每日九時開出中間價後的廿四小時,改為十五,即由原本任由全日環球匯市,可以左右開價,縮減至在岸市場下午四時半收市後至翌日早上七時半。

媒體引述知情人士指,由廿四,縮至十五,為的是可以避免重複計算,及防止日內出現投機活動,包括在中間價及收盤價價差之間獲利。

以此推斷的話,人民幣力場由去年底起計,包括今日的機制修訂,大概是兩步曲的兩個目標:
之前一個屬於透過減低美元比重,以求控制幅度、
而到今日,基於貶值情況已經收斂,修改開價機制為的是一個「穩」字。

在新機制下,簡單而言,上午7時31分至下午4時29分,均不會影響人民幣之後一日的中間價表現,變相是將官價交易時段,某程度上隔離出國際外匯市場。

更有趣是,受制於離岸市場流動性短缺,過去一個月時間,CNH大部份時間均較CNY有溢價,中環人估計,新定價機制一絕之處,是看準離岸人民幣因流動性限制而趨升的勢頭,順勢而出,增加其幅射能力,將離岸價趨強之力,傳導至在岸。

人民日報強調,人民幣穩定大局不變,並且列舉截至2月17日為止,今年29個交易日,十七升,十二貶,升多跌少。

數字並不重要,惟再次證明,內地對外國有關人民幣貶值預期種種,均十分介懷,情況等於索老爺高調唱衰中國一種,任何人等Bear一口,我國必然Bull市還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