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論幸福

處子預算案,外界糾纏於「計錯數」三個字,算吧,基於政府庫房靠賣地及股票印花稅收益主導,假若能準繩算出每年收入及盈餘,某程度上,波司長一定比士佳哥,及一眾樓神、股神更有預測市況之能量。

拆局問過幾位經濟師對波司長處子之作意見,不若而同直指,波司長對經濟之認識,在論述環球金融情況,說得細細有條,有板有眼,惟一看其預測數字,卻露了底!

去年預算案,政府經濟增長預測為1-2%、基本通脹為2%、整體通脹預測2.3%,今年經波司長手筆,增長預測升至2-3%,但通脹預測卻值得商榷。

按波司長估計,今年基本通脹維持2%,整體通脹1.8%,數字比去年更低,難道波司長並不了解,大加樂,大快活已多次加價、租金升幅未有放緩。

更甚是,在全球一片通脹預期升溫,Reflation之聲此起彼落之際,一眾機構上調全球以至本港通脹預測之際,波司長卻有膽量逆其而行。

而更有趣是,撇除補貼等一次性因素的2%基本通脹預測,今年預計的整體通脹數字反而進一步低至1.8%,怕且羅家聰都被考起!

基於經濟及通脹數字預測的爭議,波司長估算下年度整體盈餘162億,再下年度72億,21 - 22年度財赤83億,基本上是毋需要理會。

有錢有有錢的煩惱,九千多億財政儲備,相當於24個月政府開支,波司長並無再重新以量化數字介定何謂合理儲備水平,反過在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條: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基礎上,加上理釋為「務求在一段時間內保持大體上財政平衡」就可以。

學者不禁讚波司長好野:解釋基本法,猶如人大上身!

預算案觸及不論上市架構、積金電子化、綠色金融、人民幣業務等,完全是重複已發生及正在進行的事項,至於市民最關心的派糖,928億盈餘,但額外舒困只有351億,而且老調重彈。

但波司長某程度上不應受批評,事關財政盈餘急增,全靠是波司長之前掌管土地收益超標所致。

的確,全靠陳茂波搵番來。全年多收500多億,地價,樓價,物價,營商成本繼續升,中資送來的盈餘大禮,輸的仍然是香港人。

現屆政府最後一份預算案,由波司長負責的第一份預算案、未知是否率先而隨即結局,波司長演辭中問了個頗有趣問題:怎樣才會感覺幸福?

中環人戲言,論幸福,說幸運,波司長認一,那會有人敢認第二?

入振英長官班子落空,但不足一個月卻有局長高職空缺以待、振英長官原意讓他當副財爺,現在超額達標,更行將署任特首。

但願七百人市民也可沾上他的幸運、幸福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