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星期四

上方寶劍


駿傑事件,有識之士又再紛起控訴,大罵證監會有權力過大之嫌!

知者自知,不知者無罪,查實,證監會從來是比本港其它公營機構更有絕對權力。

有識之士可能不知,或不太記起,早於2012年,前刑事檢控專員的薛偉成於《刑事檢控科工作回顧》就已經提及,證監同時兼備規管、調查及檢控等職能,惟卻並無適當的內部規管和監督,以及有效的監察。

而薛氏此言一出,隨即惹枇證監會引經據典予以還撃。

按報載,證監會當日回應時指,早於07年,跟刑事檢控科訂立協議安排,證監會同意把潛在的市場失當行為,包括內幕交易、虛假交易、操控價格、披露關於受禁交易的資料、披露虛假或具誤導性的資料以誘使進行交易,以及操縱證券市場等檢控案件轉介刑事檢控科。

律政司亦同意所有非市場失當行為的案件,均適宜由證監會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直接提出檢控。

換句說話,旦凡詳涉任何非市場失當行為案件,現行證券及期貨條件賦予下,證記權力確實大於廉記。

說回駿傑破開埠記錄事件,觀乎證監會回應;昨日本台查詢公司主席反應,矛頭直指的,其實是保薦人為首中介機構。

對於證記忽然半日叫停,外界流傳兩個版本:
一:駿傑上市後,隨即被「篤背瘠」,指配售中存在虛構;
二:引蛇出洞,皆因相關中介機構「傳球」習慣、特性、組合及技巧,早已被一切掌握中,以為過骨,實為陷阱。

的確,若然第二個推斷成立的話,證記確實高招熟練,中環人戲言,情況猶如警察變身古惑仔,從而力撼古惑仔。你精我唔笨!

駿傑半日貨仔之後,DAVID WEBB質疑,早前聯旺及一眾更癲瘋八字頭,莫非行其大運,對待上有不公平處理之嫌,另一批有識之士就批評,歐爺擺明用首日升幅作為衡量標準。

對於大衝韋柏言論,熟識監管機構的中環人相信,打從一月底起,農曆年之前,證記及交易廣場一份聯合聲明,已經如同先君子後小人的揭序,在處理「八字」頭上市問題上,從當日起計採取截然不同的更主動取態。

時間上,之前一批算好彩,但亦不代表一旦發現有事,可獲特赦。

至於股價表現作為衡量是否出手準則,中環人相信,問題不在於股價,歸根究底,核心在於今時今日,壞小孩太事無忌諱,明刀明槍。

最後,中環人嘆氣,市場精神分裂及矛盾程度叫人無所適從也;
見小股、新股禾雀亂飛時,就批評監管者視若無睹,執法不力;
到現在積極及主動,又來個權力過大指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