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十年恩怨


原以為一笑泯恩仇,十年種種怨與恨,就此一筆勾消。

奈何,象哥中午業績一出,整個中環噓聲四起,有分析員戲言,以盈利大數誤差程度,「象長老」執正秉公辦理的話,大抵可以構成十年後另一次盈警。

歷史每有循環,十年前,象哥出事乃前朝象龐約翰沾手Household留下的蘇州屎,事有巧合、十年後今日,業績大數之大誤差,又是出自「前朝」當年併購後遺症。

因為重組私人銀行業務,象哥將九九年收購的Safra Republic Holdings涉及餘下商譽,全數註銷。

大數歸大數,可抵賴於一次性因素,但財經媒體作為極速驗屍官,左抽右拆,最少,象哥核心稅前盈利比高盛及德銀分別低兩成六及三成、用最無水份的經營溢利,按季仍然要跌一成四,遜預期。

上季引以為傲的一級核心資本比率及成本改善幅度大於開支幅度的Jaws,均分別按季跌0.3個百分點,及30個點子。

業績後,花旗致客戶速報毫無保留地以:This is just a disaster去形容匯豐,認為股價少則跌半成,沽貨不用客氣。

花旗,德意志及對匯豐至死不渝之高盛,均異口同聲認為,匯豐勢將面臨 Significant Downgrades 。

業績差,十億回購有如應酬式,青姐下午提出一個頗具參考分析:
按她觀察,象哥復元之際,仍受制於兩大問題:
一:管理層Hea做、
二:「唔夠人」。

的確,范智廉任期已屆倒數,歐智華僅隨其後,情緒上及士氣上有可能進入無心戀戰期,尤其繼任人選極有機會並非內部提拔,幹什麼要益外家人?

而華仔任內,斬頭無數,2015年起已計劃兩年減五萬,現在既使有業務生機,恐怕卻無活動能力,美國監管鬆,歐洲卻動向未明,高盛招聘擴軍號召力,必然比大象為首歐資行為高也。

象哥十年來,簡單可以用三個R形式,包括Rescue;Recapitalize及Return:
由拯救、到增資,及至近期的回饋股東三部曲。

九哥早於去年更改策略,由托資本,轉為托股價,面對一份恐怕程度直逼五星的業績,反過來只應酬式十億回購,前文後理,青姐有關「Hea搞」觀察,似乎更具說服。

而更大問題在於,服侍監管要求多年,肥瘦物以保資本,事到如今,減肥過度,營養不良,但願匯豐不是注定是一隻逆市呈強、旺市中的弱者大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