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紅潮

紅潮襲港,中資三個月內五百億高價勇奪五幅地,已經由高舉自由市場,價高者得的正常商業行為,變成為一個備受關注社會議題。

君不見,一向善解人意一眾華資地產商,對國家資金搶地潮取態已出現調爭上的根本轉變:
新地形容癲標、呂志和叔暗笑有坐艇機會。

中環人透露,紅潮強勢介入本港磚頭市場後,業界出現近年前所未見的熱鬧扛挖角潮:
每朝九至五,總會有神秘來電,現有薪酬加三成溢價誠謨過檔。

而據聞,中資新晉發展商,急需從業員只局限於幾大範疇;
一,識本港地政相關規條、
二,了解規劃及區分發展大綱、
反而負責做估值一眾測量師,最不受重視,事關,紅潮特質從來不問價。

有機構計算,本港傳統七大發展商,成功投地比例,已由一二年的四成多、降至三年前的兩成九,而到去年進一步減至百分之二十二,換句說話,每十幅政府推出土地,最高可以有7.8幅由中資包辦。

張一鳴曾經以「野蠻人陸續有來」為題,相信大媽資金抵港只屬初階。

的確,按內地部份一套想法,假設十年後深圳樓市每平方米值八十萬人民幣的話,香港理由更高。

而以中資出價之力量,由「豪價」堆砌出豪宅地段的功力,查實,香港任何一區都可以變為豪宅。

張一鳴八十萬平米例子,表現出內地資金浪漫的一面。
而惠譽就從資產與負債角度,帶出大媽錢來港實際需要的一面。

惠譽提及兩點,首先,近期在港異常高調的內地資金或企業,絕大部份屬二線,甚至更低、
其次是,呢批勇字派,大部份屬於高負債,尤其是外幣債務比重較多。

惠譽相信,基於美元負債為主,內房企業在港買地,變相是收購美元資產,最直接效用在於即時令到高負債內房的資產及負債表相對匹配及對稱,結果搶地、搶人為生存,一發不可收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