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吐糟

兩會期間,出席代表向記者吐下苦水,都係經常有既事。問過經常跑兩會財經記者、過去多數都係數下政府監管點樣過分嚴格、或者數下行家做壞規模,但估唔到今年最多人吐糟、係有錢「無定使」!!

呢句唔係出自咩首富或者富二代、亦非要弦耀,而係來自幾個大企業既老總,當中有民企富力董事長張力、科瑞老總鄭躍文,亦有央企中信資本張總張懿宸。佢地既苦水清一色係對外投資管制太過嚴,搞到海外項目都唔敢投。

所以盡管外管局潘功勝如何派定心丸,堅稱無加強外匯管制,但連一級央企民企都忍唔著向記者吐糟,問題其實相當嚴重。

剛提出收購中港麥當勞業務既中信資本,都表示過去部分對外併購,都會一齊用美元同人民幣,但現在要投人民幣到海外,單是審批時間就難以掌握,所以而家清一色用晒手頭既美元算數,更批評如果有人話資本管制無影響、就肯定係講大話。

做藥廠既科瑞,就試過撓過外管局、嘗試「先出手、後匯報」,用海外子公司名義「執平貨」。

但結果呢? 最終要返來審批時候、就被批評點降唔事先申報,幾乎想秋後算帳!

按最新統計、今年以來中資企業對外收購,只有190億美元,同比對外減少74%,顯然換匯難、資金匯出就更難。

呢種現象背後正正解釋最新公布既外匯儲備,繼一月跌穿三萬億美元水平,二月居然出符意料反彈上返三萬億美元水平,顯然外管局實在居功至偉。

除左進一步落閘外,人行似乎亦傾向為保外匯儲備、暗地容許人民幣貶值,觀乎CNY同CNH近日走勢,今日雙雙穿過6.9、重回一月低位,就知道兩害取其輕,阿爺而家係寧願保儲備、棄匯率。

外匯策略師對呢個結果感到「跌眼鏡」之餘,都仔細研究邊部分預測出錯。要知道、美元指數在二月分,是由低位99.5,升至102樓上,估計因此產生既估值效應,其實係再減少外儲近100億美元。

唯一可信解釋、似乎係人行「做手腳」。彭博之前都有報道過,人行自前年811匯改後,就持有大量美元遠期空倉,單是統計二月分,到期空倉規模就有289億美元,人行點樣處理,包括係咪用外儲來平倉、抑或繼續續期,已經影響2月分數字係升定跌。

呢點人行就絕對有控制權,因為理論上空倉既頭寸可以無限期押後、人行只係要比轉倉既手續費,但當然、如果美元再升,咁日後平倉成本就會加大。

回應返最初大企業既不滿、再諗諗近日海航、龍光同平保以巨額資金投入本地樓市,係咪真係過到外管局一關? 萬一最後交易唔能夠完成,後果又會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