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4日星期二

空降

率先爆料既金融時報形容,今年59歲的杜嘉祺,對佢既人生規劃、係眾所周知: 家庭第一、足球第二、事業排第三。

曾經打專業足球後衛、行家形容杜嘉祺是非常的專注,與及超級無耐性:任何佢認為是浪費的提問或討論,佢會毫不猶豫打斷對方發言。

所以有佢在場既會議,千祈唔好見到Powerpoint,佢會要求直接討論核心問題;而任何商業討論,佢亦係要求對方直接開價。

呢一種直接性格,既造就友邦上下高度專注既文化,亦令股價有交代,有大行認為,杜嘉祺接任滙控主席,以他往績,投資者會相當受落。

杜嘉祺之空降匯豐,最少構成兩個破格,一大降格;
包括百多年來首度破格外聘主席、破格從非銀行業物色最高領導、以及降格從區域機構挖角,出掌跨國集團頭號人物。

時世做英雄,抑或英雄做時勢?
明顯,沒有杜嘉祺於友邦七年任內股價倍升的記錄、沒有上市以後,新業務價格升幅四倍的往績,匯豐董事會或者根本不認識誰是杜嘉祺。

話說,杜嘉祺加入友邦前,其實於保誠日子屬於黯然離任。

當日譚天中的冒起,及保誠期時不願意收購友邦,令老杜去意已決。

巧合是,譚天中上任旋即向友邦提出收購,惹來上任友邦總裁麥智信不滿劈炮,老杜走馬上任成了友邦黃金七年。

更巧合是,沒有瑞信前年從保誠搶走譚天中,匯豐或者未必想到,燕梳公司高層原來可以人盡其材。

打從最初首選AXA前老細卡斯特起計,象哥Day one已經決定「燕梳股」近五至八年黃金周期複制,老杜穿梭於保誠、譚天中、友邦、再加上卡特突然轉軚幾件事件及幾個段落,注定其行運一條龍。

德銀與其形容為高質素的外部招聘,倒不如說成為「匯豐向杜嘉祺借運」!!

友邦股價,友邦表現,令一眾大行對匯豐最新任命一致讚好,評論中肯,抑或看風駛里,時間自有分曉。

芸芸意見,反而對象哥有著志死不渝支持的高盛來得保守,認為老杜挑戰更大,困難更多,皆因銀行股不是保險股。

杜嘉祺創造友邦成功故事太簡單;區內高增長,中產冒起,保障缺口,中間貫穿是人類怕死心態,正因如此,友邦近年銳意將保險公司服務定位,由客戶死亡,保險公司賠錢,轉變成為保險公司幫你強身健體。

同屬亞洲重點,Sell區內高端客戶潛力,紀勤嘗試過、力主大中華市場,華仔正在不斷進行。

匯豐比友邦規模更大,但白一點,行業之根本上分別,老杜似乎難以複制一條同樣或近似的簡單、直接賣點,而可以獲得有如市場對友邦的零挑剔。

范智廉本質上屬於非執行性質,主管監管,老杜並非強項,更甚在於他Hand On作風,或者用多年前每日電訊報對其形容:has a reputation as a tough and driven boss。

杜嘉祺的出現,既可能破壞匯豐主席及行政總裁分工,亦令歐智華近乎於「生無可戀」,難怪,有分析員質疑,大象搵老杜可以,但CEO職位更合適。

內部升遷徹底破壞,兩破格,一降格任命,基金界認為,白一點,對匯豐內部士氣其實弊多於利。

而幾乎篤定,能與老杜將來合拍者,CEO亦需外聘。

股價定輸贏的話,基於象哥逾半數資本仍投放於歐洲、北美等低於5%股本回報市場,老杜大可再手起刀落,歷史從來有巧合及重覆,拆局預言,杜老爺勢必重提遷冊或分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