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千年大計

雄安響亮全國,造就了金隅炒爆全港。
不知者無罪,以單日升幅一度超過四成計,還以為金隅宣佈旗下煤礦發掘了金礦!

分析員強項在於股價上升後,總會找出頭頭是道解釋,以求理順升勢。

君不見,Jefferies急不及待以「金隅最受惠雄安新區」大字標題,大書特書,揚言新區之下,大興土木、基建提振、房產興旺,金隅憑其新區五成七市場佔有率,絕對而又直接受惠。

相比之下,內地經紀來得老實及直接,金隅及相關股份,不論天津港、津發、中建材、新天綠色等等,歸根究底,上升動力背後在於遺憾效應的支撐,內地投資者怕A股假期後買太遲、而本地投資者亦怕A股開市後大媽高追只會越追越貴。

對於雄安新區設立,中央層面作出最高規格公佈,一句:千年大計,國家大事,早已盡在不言中。

奈何,在處理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大主題上,市場流於老調重彈,繼續沿用以往不論開發大西北、前海、上海自貿等等牽涉的即食三步曲:
水泥、鋼鐵、繼而涉及相關窗口股。

老行尊亦慨嘆,市場行為表現出,市場既無進步,也無希望矣。

習主席有三大倡議:包括一帶一路、京津冀及長江經濟帶。雄安之設立,乃京津冀之重頭戲所在,否則又豈會從深圳抽調許勤領軍?

說回這個被官方定為千年大計事宜,惟洪灝強調,查實最少六十年前,已由毛澤東率先提出。

據中共中央文獻記載毛澤東四九至七六年講稿及談話中,話說,五六年,毛主席在聽取部門匯後並草議著名「論十大關係」期間,當年二月廿一日,萬里問老毛,北京規劃怎樣?人口應多少?

老毛說了一段話:
「現在北京不擺大工業,不是永遠不擺,按自然發展規律,按經濟發展規律,北京會發展到一千萬人,上海也一千萬人。
將來世界不打仗,和平了,會把天津、保定、北京連起來。北京是個好地方,將來會擺許多工廠的。」

難怪,六十多年後今日,內地網上文章將老毛封之為最大預言家了。

市場醒目仔多的是,打從主席二月考察雄安等區,樓市即時爆漲,而雄安大計公佈後,另一批市場中人才大膽計算今年投資額500億,明年1000億,兩者比較,真醒目與假醒目之分,盡在不言中。

今日,人民日報痛批有人將雄安打造為炒家樂園。內地高明之處在於有即時叫停能力,換轉香港傳出某地區大搞鐵路,樓價失控爆升,特區豈有能耐?

眼見前海、上海自貿新區鄰近地價未成事,已失控,中央學精了,一招叫停房產交易,美其名是要雄安平安,白一點,就是避免炒風亂大謀。

毛主席構想,習主席推行,現在僅僅流於投射至水泥及房地產價格上,大題小做,怎不會肝火大動。

近幾十年,中央最少成立個十八個新區,中央眼中只得三個。今日,雄安被列為深圳、浦東後,另一中央最高級。

中環人一語道破,重點不在於遷都、或疏導首都功能,或超級城市構想,而是小平深圳、澤民浦東、大大雄新,領導核心每每需要成立核心新區也。

毛澤東年代,天津升格為直轄市,用意在於制衡北京,現在,北京、保定、天津三合一,深圳及大珠三角亦大佈局,觀察家形容,上海近日似乎最是寂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