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臨別依依

留下只有思念,以及遍遍追憶。

友邦首季超過五成新業務價值增長,初步影響只有三個:
一:各大券商分析員,百分百需要上調友邦全年預測;
二:黃經輝壓力更大;
三:市場及投資者,對杜嘉祺只會更有思念。

事實上,分析界近期即使對友邦預期稍作調整,由審慎,轉至部份中性或偏向樂觀,對於首季表現,頂多預期新業務價值增長兩成,誰不知,晨早六點左右,中環暗光未見,但玻璃碎遍地。

早前,市場對友邦憂慮源頭來自中、港業務,但重燃憧憬,亦是中港。

市場總是事後孔明,首季五成幾新業務價值增長,重點有二:
包括按保監數字,友邦內地首季保費收益增幅逾四成,大行以此計算,友邦中國新業務價值增長超過七成;
其次在於本港大批新增經紀團隊,帶動收益。

當然,數字背後另有數字,正當新業務價值急升之同時,新業務毛利卻下跌超過兩個百分點,市場關注,產品結構之變,首季部份可以靠分紅險充斥。

杜老爺由提早預喜,到提早離任。作為身密戰友,保誠時代已合作,黃經輝被視為最穩陣繼任人。

但五成幾增長,注定黃經輝要跟杜老爺比下去。更重要再於能否壓場?

嘉祺一走,韋國敦率先起身,友邦一次過提升兩名區域首席執行官。
陳榮聲,與蔡強,代表是友邦兩大盈利動力,分析員關注,從此以為友邦各區山頭鬥到七彩。

而作為本港最大市場,顧培德接捧,翻查此君,三年左右前仍然僅僅負責袋鼠業務而已。

嘉祺王朝,能否延續神話? 抑或會過檔另一山頭,令獅王重振雄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