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5日星期四

Ahead the Curve?

唔加息既理由實在太多:通脹回落、工資未見增長、擴張性財政政策亦未見踪影......
但要加息既理由只有一個,就係耶倫唔想再Behind the Curve!

雖然總統未有公布任何意向、不過消息話白宮已經搵左前高盛高層科恩物色下一任主席人選,而吊詭既係科恩本人亦都係大熱人選,到呢一刻,似乎耶媽本人係去意已決!

任何一個聯儲局主席都希望可以為自己在離任前,創造一個legendary:
沃爾克以打擊通脹強悍見稱、
格林斯潘就為現代貨幣政策樹立基礎、
伯南克當然唔使講,一招量寬變成Helicipator Ben、功過恐怕要待後世評論。

耶倫眼見前任個個「豐功偉業」,當然希望自己都可以「留芳百世」,如果可以在任內完成「縮表」,相信可以一洗上任初期,屢被批評「議而不決、決而不行」。

今次的確可以話由Behind the Curve、變成Ahead the Curve,但同樣由於事出突然,令美元、美債以至股市都出現一片混亂,有大型基金更稱難以令人信服。

由利率期貨亦反映、今年加息多一次機會率,反而跌至45%,好明顯係市場同聯儲局進行博奕。

有經濟師話、以聯儲局資產有4.5萬億美元計,每月減少100億美元國債及MBS,基本上係「九牛一毛」,但問題係未有時間表先有路線圖,就表明耶倫決心。

同樣係央行最高決策人,陳總裁大清早回應耶氏加息,發言稿一字不漏,準備充足,但說到底,觸發香港銀行何時需要加息問題,仍然不知如何是好。

的確,正如八十八層所言,聯匯之下,貨幣發行局機制,港美息差觸發套息,資金外流,推低港元,直到7.85水平。

結餘一降,銀行一直掛在口中的二千億緩沖,則踏入盡頭一日。

目前,港美息差,以一及三個月拆息計,分別近八十及五十點子,再觀乎現貨美電及遠期美電走勢各走極端,前者反映港元貶、後者顯示港元一年後比現在更強。

交易員話,套息活動進行已經證據確鑿。

瑞穗提到,港元拆息定盤,某程度上參考現貨電走勢,君不見,港紙越弱、財資市場公會拆息開價則上升,奈何,拆息上升步伐仍只是龜速移動。

不需為今日所謂拆息升幅一年幾最大而大驚小怪,因為比較一月初,當時一及三月拆息,分別為0.7及1.01厘,以現時拆息上移速度,莫說銀行加P,就算要拆息回升至年初水平,隨時是一年後的事情了。

陳總裁在處理港息跟隨美息上升問題上,BANKER形容,是既希望但又害怕。
一方面,願意在聯匯貨幣發行局機制下,套息觸發利息自由上升,利率必然跟隨美國走勢之說,就即時兌現。

但另一方面,用的策略只是等,完全忽略港息持續滯後美息走勢可能存在的機會,本應可增發票據,吸走部份結餘,借美國加息,順水推舟加快理順港息走勢,近期亦見絕跡。

行內人直斥,八十八層怕抽結餘,及套息同時出現,拆息一旦抽升幅度過大,風險及負責則要自行負責。

美國加四次,港息仍然動彈不能,特區已成為全球加息風險最低市場。

老行尊批評,事到如今,或多或少反映當局預視及部署失據,結果,拖累的是普羅大眾。

關博士提出,金管局要處理好過多結餘,其實可參考外國央行,建議增設貼現窗功能,容許銀行透過貼現窗存入過多資金,並且可獲收取利息,既處理好結餘,亦可以變相為拆息附設下限,是良方建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