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4日星期二

擔不起一頭家


其實一直不明白一個行業、點解會有二判、三判、四判......

有評論提出二三判制度可以增加開工量,因為建築工人係以日薪計算,個個打散工,有二三判制度,令他們更容易被招僱,更易開工。

稍懂經濟學的人都知,愈多中介機構,交易成本只會愈高。因此,現實中有三、四判的存在,一定是他們可以為整個交易程序增值,而且成效是遠大於他們的存在成本。

要追溯二三判制度的起源,其實是要追溯至香港的招標制度。

由殖民地政府以來,建築行業投標就是以「價低者得」來取得合約,尤以政府工程為甚,因此建築公司不是要想辦法改善生產程序提高質量,反而是要不斷層層壓價,務求能以最低生產成本取得合約。

大判把專業工種二判,到紮鐵工一般已是三判,而三判再分為工人工資及連工包料,甚至四判,到呢個階段,大判根本都難以保證沒有黑工成分,何況他們本來就是「隻眼開、隻眼閉」,總之成本要平,到一個「唔好彩」出事,一切推給下面判頭就可以。這種制度不講求質素,如果有建築公司想注重員工福利,反而會導致投唔到合約,最終要面臨停閉。

這種「判上判」的傳統,經過多年演變,即使到今天勞工處嚴打黑工的年代,亦唔會因此消失,因為這個中介組織本身,已經蛻變成一個巨大的利益團體。因此,張建宗要處理今次工潮,不是做什麼斡旋,而是應該要求政府內部,率先打破目前「價低者得」的投標制度,才是「功德無量」。

###########################

說回今次工潮,發展了二十多天,我們膽敢預測,最終都是失敗收場。

Public Choice 理論經濟學大師 Mancur Olson,早在三十年的鉅著"The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 " 中,已經為工會集體談判定下幾個先決條件:

1. 團體有collective interest (很明顯)
2. small group (小眾利益令工會成員以單一利益出發)
3. compulsory membership (免除free rider 獲取利益)

由今次紮鐵工潮行動看來,首兩個條件都符合,但到第三項條件時,就因為無一個工會組織,令collective action難以奏效,亦大大減少了在談判桌上的籌碼,亦先天注定了今次工潮難免失敗收場。

即使我們估計錯誤,商會最終願意讓步,但都不能保證現時的罷工扎鐵工人真的可以收到每日九百五十元。數年前混凝土工人一樣透過工業行動爭取加薪,最終成功爭取工會讓步,但結果係商會指大部分工人都唔係隸屬工會,根本不會以協商的薪酬發工資。

6 則留言:

Alex 說...

沒落行業的最後掙扎,無論如何,太陽都會照常落下。。。

MoneyCafe 說...

其實我地了解,
三判之類公司都唔好過,
都係無咩錢賺。

除非真的可以根本改變現行投標制度,
否則提高到2000蚊一日都無用,
因為根本無工開!

Lau 說...

其實而家香港有好多行業都係咁架啦!!!如果個個都出黎話人工低要罷工...咁點算呀??
其實大家好自由架,你兼人工低咪唔好做啦!!
唔好理係扎鐵、甚至係果d教師、社工咪一樣!!覺得人工低冇自尊,點解唔去搵另一份令你更有尊嚴的工呢??
而家社會上既人究竟點諗野架??我真係唔明...

匿名 說...

市民食唔飽,着唔暖,社會何來和詣??!!
制定/檢討長遠建造業發展政策及方向!

要求保障建造業工人生命及生活!!
唔係日日响電視賣廣告叫入讀建造業,繼續誤人子弟!!


係咪要深入考慮即時加薪加福利減工時,立即檢討政策,加快推出大型基建,檢討賣地房屋政策,防止奸商壓榨工人,
任憑工人註冊晒d平安咭、乜咭勿咭,中低層工程管理人員、讀晒cert, dip.,degree holder,增加晒知識、技術
唔檢討價底者得制度,判上判判判再判制度,都未能防止奸商草菅人命!

當年政府又帶頭減合約制人工福利,建造業從業員都被剝削,壓榨太久..........................勞工署這麼多年來都不檢視及探討,因為她們主責安全、有無遺返勞工法例!!(比喻之前消防在密閉空間工作出意外,就無咩問題,而地盤發生就會比勞工署告..)

政府好多工程,尤其大型基建,外判比外資顧問公司負責設計、監工,减少好多福利、管理上支出!大判唔直接請工人亦是相同情况!!
二判、三判、其他分判商基本上無做咩嘢,只係中介人角色(有点似批發商),工錢真正落到施工既判頭不多,但要真係施工

亦可從以下了解建造業多d
九七年平均$1200,日日有工開,有OT錢!想休息都唔得!
一個月是$1200X31=$37200(最少果個)
現在,$800日(好多只係得$600~700添),
一個月是$800X15=$12000,仲要减MPF,有d被迫做自僱人仕,所以只得$10800(只計比較好既有15日開工,好多只係得10日到!随時得$7200!!(只及以前既尾數)

建築工程大幅少咗,建造技術(從国內來既預製件,即係成幅牆、橋身segment)改變,需要扎鉄エ人大幅减少!!
濺中資承建商壓價搶工程(Causeway Bay 天秤倒塌,国內鳳凰古城,新造橋塌etc)(因香港中標奉行價低者得),再判上判判判,中間又比中介人(判頭)扣錢,俗稱人頭稅,約$400一日(佔日薪超過30%),食水深既奸商只懂向弱勢工人剝削,壓榨;

樓價創新高大旺,豬牛羊、罐頭樣樣加,一家幾口點生活???人工一路減!點生活??點生活??

日曬雨淋,條底褲由朝濕到收工 (因出汗),皮膚又曬到黑,勞動工時長,做到無停手休息!!等如攞住個雪櫃既重量响地盤走,非一般人做得來!!剩係得雞碎錢,都未夠考政府要求既專業技能既牌照費用!!
唔知係咪官商迫民反呢!!

相信有一點好值得注意,就係從前市况好既時侯,培育訓練咗一大班有關人員,不止扎鉄,還有工程師、專业人仕.............................................,近幾年オ把有關建造業培育訓練專上機構可供就讀既學位減少,控制每年畢業生人數。這反應咗從前製定教育政策與社會發展、建造業接軌有不足之處,易造成資原錯配現象!!政府在每位建造業大学畢业生都有投放資原!

還有一點是值得注意,建造業(尤其政府工程)如完全以判上判判判方法,不作有效良好監管,好易產生天水圍公營房屋短樁事件,名歌星父親以權謀私事件),好易產生更多複雜社会問題!亦即係話如紀律部隊全換上外判形式,確實可减低開支,維持社会人員質素有可能堤升添(退伍軍人....),但社会好易變成咩樣子?!承標公司壓價搶標,以低薪僱用返因外判既現役人員,那班人因「自由市場」原則,会唔會產生更多複雜社会問題!?

還有從事政府工作既人員仍遇到同工不同薪既情况!!仲慘被因合約制掙扎中!(安逸的工作中,開始轉向勤奮地探討一下香港現今的就業市場內的公平性了。 )不易實現,許多部門都存在長工和合約制員工,真係做嘢果班淨係只得合..................,原因非常簡單吧!!

(從事建築界各打工仔,包括受到發展局工X科屬下土木工程XX署、渠X署、路X署、水X署等員工/合約員工,
房X署員工/合約員工,受不平等待遇既ABC餐壓榨既合約員工,Main contractor 任何職級既員工,
任何工種Sub contractor 既工人,從事教授任何建造工程既教師、教授、正在受學既學生,
靠建造業為家庭經濟主柱既家人,留落澳門、杜拜等等既工人/黑工.........)
絕對相信只有得到所有從事建築界各打工仔支持參與,為香港建造業重新定位,
讓政府及公眾明白、肯定建造業從業員對香港作出過既貢獻!!

香港係有為數不少既市民靠建造業和相關行業糊口!!
讓政府及公眾明白真正明白正視建造業工人既苦况!而唔係競選前家訪某家庭,應承會加快推出大型基建的空談!
主席來港時家訪某家庭話希望正視蚊患,就立即有所行動!不要齊做清潔大隊長吧!!
建造業從業員唔團結自愛,點會再受到社會各界尊重呢??!!

Lau 說...

都係果句...如果你覺得佢俾既人工唔合理~~你就唔好做!!到真係冇人做時,你估佢地會唔加人工搵人做咩!!!
呢個世界一路都係適者生存...覺得唔o岩自己既就唔好再係度搵食...去搵一份你想要既!!

就正如政府工真係好食好做..又養懶人...如果真係咁好,你咪去搵份政府工做下啦!!做唔到??咁你要問下自己點解冇能力去搵份咁舒服既工啦!!!

匿名 說...

我还以为只有main land的建造业才会如此混乱呢,原来香港的也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