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1日星期二

次按源頭與自救


李兆富引述了一條77年來已經存在的法例,叫CRA (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就是次按源頭。

法例是要求銀行不能歧視有色人種或者低下階層,當然銀行可以唔理呢條法例,不過如果唔跟隨,全個聯儲局上下,以及聯邦存款保險機構,都會特別針對這些銀行的收購合併。銀行為左多一事不少一事,唯有迫著將部分貸款集中在這批質素較差的按揭貸款人身上,結果又是另一個官逼出來的後遺症。

印象中,包括滙豐在內的金融機構,也吃過CRA的苦頭,當年就是有社區組織、入稟法院,指滙豐以歧視貧窮居民的利率借貸,令他們要支付更高利率。由於社區來勢洶洶,滙豐當然逼於就範。

當然,「牛唔飲水、點撳得牛頭低」,銀行期後肯定係見到次按利潤可觀,先至瞓身去做。

說回今次聯儲局減息早已是市場預計之內,問題是,減息夠唔夠?

華爾街日報訪問了五十多個分析員,全部都認同,聯儲局需要做啲嘢,包括要清晰詮釋貨幣政策。而佢地對經濟衰退的睇法,亦增加至三成八,係三年來最高水平。

面對聯儲局官員猶豫不決,加上超級基金遠水救唔到近火,金融機構要全面自救。靠嘅係三招:自我注資、搵人注資,仲有賣資產。

無滙豐咁高資本充足比率,擁有最多結構投資公司嘅花旗,就透過出售資產減持SIV,將部分結構投資公司股權、以市價發行比小型投資者,甚至容許部分SIV持有人、直接對換資產,令花旗可以喺兩個月內,大幅減少左總值一百五十億
美元嘅結構投資公司。

賣資產可以救得一時,不過代價可能係帳面要錄得虧損。

搵買家注資代價可能唔使咁大,瑞銀就喺公布為次按撇帳一百億美金同時,引入新加坡投資公司,同中東投資者入股。結果又成功沖淡利淡消息。

見到市場反應咁好,連一直受次按困撓嘅全球最大債券保險公司MBIA,亦獲私募基金「華平」,注資買入總值10億美元股分。

有分析已經指出,今次花旗減持SIV規模,以及其他金融機構注資行動,將有利紓緩「超級基金」嘅集資壓力。

不過金融時報評論話,投資者唔適宜太過樂觀,因為九十年代日本泡沬爆破,銀行初期嘅壞帳都以為係小數目,點知最後發現原來係無底深潭,投資者最終亦信心儘失,結果調整期就長達十數年。

1 則留言:

pakman 說...

Interesting table of rescuers...

Let me show you what the rescuers' future look like.

http://business.timesonline.co.uk/tol/business/industry_sectors/banking_and_finance/article3031257.ece

hahaHAhHaHAhAhHaHAhahAHahh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