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6日星期日

最後武士(無事)


貝爾斯登總裁信誓旦旦,在CNBC中指公司財政健全,根本不可能出現財政困難。怎知言猶在耳,兩日後就需要發出聲明,指流動現金出現週轉困難,結果要由摩根大通代聯儲局出面,向貝爾斯登注入二十八日現金。

作為聯儲局紐約代表,紐約聯邦儲備銀行一向地位舉足輕重。今次應是九八年長期資本(LTCM)出事以來,美國政府另一次直接介入向有困難銀行注資(如無記錯,上次是由魯賓掀頭:即由財政部出手)。由政府向金融機構直接注資,當然會引起「道德風險」,所以連喬治布殊亦需要出面,指今次只是個別事件,他本人亦對伯南克充滿信心云云。

其實今次由聯儲局出手,以避免出現系統風險(SYSTEMIC RISK)。因為在現今金融市場中,傳聞一旦在人心虛怯時爆發,大家奔走相告、一個又一個傳聞貝爾斯登會陷財政困難時,即使更穩健的金融機構亦難以支持: 交易對手不問理由會減少與貝爾斯登的交易,銀行即時回收所有貸款,屬下基金亦要應付大量贖回,相信強如花旗都要等死。


此時聯儲局就真正需要發揮「Lender of last resort」的功能: 當貝爾斯登股價單日暴挫超過五成,任何下一個傳聞都足以弄死一間銀行,面對咁大系統風險時,聯儲局實在不能袖手旁觀。

不過今天借出去的錢是否會「泥牛入海」?可以大膽估計,就像當年LTCM一樣,聯儲局肯定可以全身而回,不用上身。

貝爾斯登作為全美第六大投資銀行,當然不會一文不值,它本身的證券業務已是行首屈一指,而按揭部門雖然千瘡百孔,但仍然是質素一流的資產,只要稍為「執靚」,肯定大把人寧願意照顧。最重要的,是貝爾斯登自置的貴重辦公大樓,就在摩根大通隔鄰。

而成件事最大教訓,可能是對Joe Lewis想執平貨的富豪,他去年中入股貝爾斯登以來,估計己經蝕去十億美元,而我國的中信證券,早前提出要修訂換股價,到底最後是否能逃出像中投在黑石一役中的詛咒,就要時間證明。

說到最後,忽然記起在「貨幣戰爭」中,經常暗示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與摩根大通家族之間的關連,幾乎暗示聯儲局是由摩根大通一手操控,以此觀之,今天摩根大通能夠搶先飲頭淡湯,也不無道理。

15 則留言:

匿名 說...

請問上星期每週風雲人的誰呢?

Louis 說...

其實是否應該不要經常提及「貨幣戰爭」,覺得這樣會令人感到這本書的內容是事實的

Allan的投機世界 說...

周五節目中,聽到青姐說在中環某知名的燒鵝店中,提及有一名sales向客講恆指有機會跌落萬一點的事。當時我在看節目時,亦感到啼笑皆非。但今晚外出與一友好飯局時,聽到一個壞得令我也皺眉的消息,把我也嚇了一驚!

若消息是真的,青姐聽到那sales所講的會由「唔係咁誇?」變成「理所當然!」

小弟現在再經其他來源核實消息的真偽。

祝各money cafe主持、嘉賓及觀眾身禮健康。

MoneyCafe 說...

到底最差情況有多惡劣,今天都很難預計,不如積極點看。

反而周末看到匯豐向客追討二千幾萬accumulator損失,就令人有點難過......

louis,由於真的太巧合,所以忍不住提左一句.....

Allan的投機世界 說...

有一些事,可以預料是人禍。耐何有些事是未必能預料到。

應驗了:上帝要你滅亡,必先領你瘋狂。

Hiu Tung 說...

我星期四買左100股bear....好唔開心...

MoneyCafe 說...

勢估唔到,伯南克出手咁重,似乎投資大行前景仲有好大隱憂,呢鋪真係大大鑊....

匿名 說...

吓!? 萬一點? 二萬一聽錯係哇?

匿名 說...

我都有做類似的structural products,只係28%,如果一年內恆指不跌破12500。

仲monthly callalbe ...

匿名 說...

一一一萬2500, 有有有可能跌跌破嗎?

Louis 說...

其實就算真的跌破11000又如何?始終是叫「金融創新」而且上年17/8如果不是傳出直通車令指數上到30000,這些人為市, 大市可能一早開始落到底位的, 不用到現在才發生

匿名 說...

Allan 兄,
可否將那個令你聽了嚇一驚的消息公猪同好?

Allan的投機世界 說...

公開咁講,一定好似鍾亦天咁比人捉去坐牢。

只可以提醒大家,注意健康。若有錢無命洗或失去家人,富甲一方也是徒然。

匿名 說...

你們可以去中環的律師樓check吓,大把cases等住告Private Banking,差不多間間Private Banks都有被人告緊吖!

只不過行外人唔知啫!

匿名 說...

告Private Banking d咩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