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6日星期日

糧慌

從電視看到馬局長走進超市,叫一位太太唔需要咁恐慌買米時,看到那位太太的面上反應,真的有種非常啼笑皆非的感覺。

那位太太可能心中會想: 我憑什麼信你?

不知局長知不知道,當他叫這位太太不要買米時,國際米價在周五單日又升上了一成。兩個星期累積升幅是五成。

代表中價米的泰國大米價格,已經升至850美元一噸,恐怕一千美元的大關是旨日可待。

我們談了多天大米價格,一方面反映高通脹來臨,另外米是亞洲地區人民的主要食糧,因此米與其他商品交易有很大不同,政府介入的程度幾乎等同石油能源國防,這亦嚴重扭曲了大米的市場調節。(其實自由市場如香港,也規定合資格米商要有十四儲存期。)

按理,米價上升,農民收入自然會上升,亦會增加耕地數目(例如將農地由玉米轉為大米),供應增加了,價格自然回落。不過由於政府認為米是重要資源,像埃及、中國、印度、越南均採取了限制大米出口,企圖控制本國米價,結果當然是令農民欠缺動力增加大米供應,結果就是扭曲了市場供求,反而弄巧成拙。

糧食恐慌可能是比能源危機更大更迫切的一個課題,在西非多國已經因為大米供應短缺而出現社會暴亂時,我們的局長憑什麼叫人不要買米。

都係趁本港米價未漲,去超市買番三包泰國米。

1 則留言:

大傻 說...

大米、黃豆、小麥、玉米,還有什麼沒漲的?如果農民能夠得益,供應自然會増加,令價格下降,但我恐怕得益的只是國際上中間屯積炒賣的商人,使價格長期不能回落,受損最大的是基層市民,糧食是佔他們生活開支一個很大的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