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日星期四

百年MBA

施老闆有關MBA的批評,在小圈子內的確引起了一陣風波。

其實施生說得很清楚:他鼓勵同事進修,那怕是自修讀一本書、抑或入讀MBA,總之一個人願意增進智識絕對是一件好事。不過施生有一個前題: 不要因為你讀了MBA就要求我加薪,你要表現得好公司才算數。

是一個很清楚、明買明賣的態度。

近十年社會興起的MBA/ EMBA熱,多少反映了管理人求上位的心態: 放下兩年工作時間/ 或抽出大量工餘時間進修,以今天分秒都要追求財富的人來說,是何等奢侈一件事,如果沒有足夠回報,那來咁多人讀。

其實聽過曾淵滄教授簡介,其實讀MBA也有不少樂趣: 可以與身邊不同的同學交換各行各業的管理及經營經驗、又有機會組團往內地,看看國企/ 民企如何經營,而且公司仲要「推心置腹」將公司數薄都交埋比你睇,為的就是希望可以集思廣益,想出一條絕世好橋令公司起死回生,最重要是比意見的人不容負責,豈不快哉?

不如談談我們經常有推介的HBS。

雖然目前對那間大學首先發明MBA仍有不少爭議,不過大家對哈佛致力推廣並成功將MBA風行全球大約沒有多少爭議。HBS在剛過去的四月,就踏進了MBA課程一百周年。

HBS在1908年四月推出時候,有一個事命,就是希望將管理變成一個專業。過去一百年來,哈佛曾經有相當風光的日子: 曾經全世界有8%MBA學生,是出自HBS,不過今天只跌至百分之一也沒有。因此今天的HBS也要推出「留客」方案,像2+2: 先招收讀第二年的Undergraduates,再幫他們找到工作,然後兩年內回來完成課程。其他好像以獎學金資助,甚至已幾乎變成學費全免。

近年對HBS最大打擊,算是他們出了一個惡名昭著的「壞學生」: Jeffrey Skilling,ENRON前總裁。

不過百年老店仍有它的號召力,面對諸多批評,近年HBS已經加強了有關領導、道德及社會責任的課程內容,教人如何賺錢之餘,更要提醒他們不要令自己企業一手倒閉。這就像百年前HBS提出MBA的第一個原則: 「educate leaders who make a difference in the world.」


1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自己是EMBA的畢業生,本校要求申請者的工作經驗,不少於七年,以我自己一班為例,平均工作經驗是十四年,平均歲數約為三十八歲。

我們不是初出道的小伙子,甚至許多人巳是一些大公司甚至上市公獨當一面的人,人到中年還肯犧性休息與家庭的時間,是因為我們大學畢業巳投身社會不停奮鬥,十年八載之後,只是不停地重覆以往自己所作之人與事,也感到自己的不足,但在工作上未必能有新的火花,EMBA教育可能是我們這羣行了一段不短的路,但又想加油再來衝刺一番的加油站。

尤其大家來自不同公司、不同工種。我其中一位同學講過:「在公司所有人都對我講"係",我好希望來到這裏俾人鬧,鬧我諗出來嘅嘢"戇居"。」大家沒利益衝突,又思想水準差不多,都做了咁多人年,見過咁多嘅事,互相所爆發的火花才咁精彩!

你有冇見過幾個人做一份功課,個個是大公司高級行政人員,但幾個人竟有幾有完全不同的意見,各人堅持己見,抝到凌晨二、三點!如在公司大家一定唯唯諾諾,跟大隊。在EMBA,只是有道理,有points、有ground你才可以令其他人信服。無人理你係大老板抑或小僱員。

所以,讀EMBA未必一定係由錢的角度出發,而學校、同學的因素好重要。與大學一畢業就修MBA的一羣有很大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