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1日星期五

狼來了


外匯基金上半年單是港股,要虧損大約四百億元。

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在每周觀點中透露,恆生指數每跌一點,外匯基金要虧損七百萬元。如果總計上半年恆指跌左五千幾點,外匯基金帳面已經蝕了四百億元。

我們認識的任志剛,很多次強調,作為中央銀行家,他重視的不單是滯後的經濟數據或者宏觀環境,而是市民大眾對經濟看法,因此管理預期在他看來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課題。

我們會看到任總上立法會匯報外匯基金在某季蝕了錢,仲指未來投資環境「非常困難」,可是在一些議員發難一輪後,任總總是可以很鬆容答:「今個月我們已經賺回之前虧損!」潛在詞是「無人話你知咩?」久而久之,班議員領教過後,面對任總其實都已經大為收歛,無謂自己「掉架」。

傳統上債市同股市可以互補不足,當股市逆轉進入熊市時,債券往往可以發揮穩定作用;當債市下跌時,往往代表經濟好景,股市自然受惠。可惜今次是面對次按引發的信貸危機,銀行過去幾年借出以帳面以外進行的槓杆收購,因為持有抵押品價格大跌(甚至是無價無市),銀行被迫將這些SIV合併回自己帳目,結果令自己資本充足比率大跌,唯有「下雨收摭」,結果是央及各行業。加上油價屢創新高,滯脹憂慮下利率又升,自然是股債大跌。

不過我們要留意,任總在這個時間發出盈警,到底是想告訴我們情況會繼續惡化下去,大家有心理準備外匯基金會繼續蝕錢?抑或是在管理我們對外匯基金虧損的預期,實際是最壞情況已經出現,到底是否告訴我們一個見底訊號?

#############
題外話,見到田北俊撰文,提出通脹高企,認為特首應檢討聯匯制度。撇開選舉取票問題不談,聯匯對通脹又有幾大影響?

任總嘗試以數據告訴我們,聯匯對通脹的影響少於百分之一。不過當一個市民拿著一張金牛,到內地消費換來只有八百五十元人仔,我相信任何港人都會接受不了,而內地入口價格特別是食品佔了基層市民開支一大部分,就算政府可以回贈更多水費電費差餉,那分通脹預期仍然是揮之不去。

我們曾經提倡可以檢討聯匯,不是提出要脫勾,但至少可以討論一下將港元與一籃子貨幣包括人民幣掛勾,特首面對目前管治危機,其實未嘗不可。

1 則留言:

匿名 說...

期待 HKD1=RMB1

到時可以問D管內地糧食來港点解咁貴

是否有某某食咗深些

是否想香港樓價同內地看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