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日星期一

施老闆

施老闆今日經過近四小時長會後,即時上cafe分享佢開會所見所聞,請大家留意今晚moneycafe?

有線第一台觀眾亦留意,今晚起 2030 Moneycafe亦會在第一台同步播出。
//////////////////////////////////
施老闆提出,希望政府可以要求銀行借貸更多予中小企,被斥為「共產黨走狗」,又有人批評他為自己地產利益,迫銀行放水,自私得可以。

聽落莫名其妙,兩個完全相反的指控,落在同一個人身上,真的可笑。

又或者,是這個人太過出世,才引來這麼多誤解。

認識施老闆多年,由十多年前做樓市訪問,到近年Moneycafe每周一次定期「聚會」,以至每日看施生每早寫文章,我真的相信他是為了香港人的利益,才加入政府的經機會。

套用施生的話,就是「賺的錢都是香港的錢」,做人也不要忘本。

說施生共產我真覺得不大合適,因為施生早就稱自己年少無知時候曾經醉心馬克斯,直至三十過外才知這個「年輕人的夢」不可信,改為信奉資本主義,因此夠膽說,全港懂馬克斯的人不多,施生肯定是其中之一。

其實鼓勵銀行借款予中小企,絕大部分人都會贊同,問題是用甚麼手法,政府可以提供不同形式的擔保、或作出稅務鼓勵,由銀行放款,風險兩者攤分,理論上肯定比政府直接放款,資源可以更有效運用。

唯一不大贊成施生說的,是銀行不務正業。要記得,當初銀行不走去做存貸業務,改為星期六、日派職員企街「昆」客,實際上是金管局鼓勵銀行做的,因此,鼓勵銀行做的,是任總,或者可以加埋你同我,因為投資市場當日,對這類銀行肯定是寵兒。

最後最後,要說共產,幾時夠今時今日的民主黨同甘乃威? 中央應發回鄉證比佢地到人民大會堂表揚表揚!

8 則留言:

說...

哈哈哈今晚個 Money cafe 超好笑呀,認真得黎又爆,好搞笑哈哈﹗

其實施老闆可以同 pakman 傾多啲計吖,大家既思路同文化背景都幾唔同,有火花呀,雖然可能委屈左施老闆哈哈哈。

施老闆諗野比較宏觀,而且著重尋求解決方法重於批評問題,pakman 雖然成日放流料但係佢分析係唔錯架,只要聽過佢啲分析之後再分析通常都會搵倒一啲好準確既答案,哈哈。佢地呢個 combination 唔錯,加埋青姐就簡直 perfect 啦哈哈哈哈哈~~~ (唔好意思興奮左少少﹗)

匿名 說...

睇完我又唔覺得有咩驚起,要明白批評人家容易,如果施生真係有社會責任、有前膽性、有宏觀概念,佢就唔會一交投下滑,就高調裁員,令不少人失去飯碗,這樣同銀行落雨收傘有咩分別?不要再假仁義道德了,口口聲聲說自己像bill gates多錢都不得了,不志在,但實際上,他幹過什麼善事?口裡滿口仁義,心裡只有利益。

青姐同孫柏文鋤人既功力,在老奸巨滑面前就露不出什麼真章了。沒有興趣要預先聽內幕,知道那個口水會的討論內容,反而期望鋤清施x青的立場。

大時代的我

匿名 說...

其實我想知個blog 係邊個寫的??

NeoMarx 說...

其實, 有多少香港人真的了解共產主義? 有多少人看過資本論? 或至少看過馬克思所寫的共產主義宣言?!

當高叫政府應做這/應做那,從而改變市場運作,本質上表示不相信市場, 不相信資本主義! 透過選票(或革命)去改變資源分配方法, 思路和共產主義同出一徹.

有時間的, 可細看共產主義宣言. 其中不少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獨到見解. 例如: 馬克思早言資本主義會(將)全球化, 而市場亦隨之越來越波動.

對於只懂批評的香港人, 請問你又為香港做什麼?

匿名 說...

我絕對同意銀行應該放水俾中小企,否則大部份中小企一死,香港半個經濟陷於癱瘓,問題是不可能強制性要求銀行放水給某類企業,因為這樣會干預市場運作,後果可能更嚴重。施生是共產我不敢苟同,反而我覺得他是活生生的資本主義奴隸,一個唯利是圖的機會主義者。他就香港政策發表意見,作為地產界的一員並無不可,但我卻最不同意是施生口口聲聲為中小企仗義執言,實際上與自身的利益千絲萬縷,瓜田李下得不可接受。大家可別忘記松哥當年的事件,我想大部份人會懷疑他沒有錢,為何事件最後須以下台作結。過去施生退出中原管理,發表這些意見還可,現在又要回朝掌帥印,發表的言論卻愈來愈有針對性,難免引人想多了。不竟,利益太多的人,還是留待沒有利益的人為我們香港人發聲好了。

我估執筆者應為青姐。建議青姐多些回應我們的留言。

大時代的我

大傻 說...

中小企的夭折率很高,三份一的公司在首兩年內消失,二份一的公司過不了第四年,即使是在風平浪靜的日子,銀行借錢給一些小投資公司投資房產都比借錢給做生意的中小企安全,因為租金收入有穩定的回報,租客即使倒閉了,找另一個租客現金流便可以繼續,而且有磚頭在手上,必要時可以變賣套現,比借錢給無抵押的小企業安全多了。大企業的財力和管理能力比較高,有一定的營運經驗和市場佔有率,比較不容易倒閉,市場是優勝劣敗,銀行選擇貸款對象都是按市場規律行事,用行政手段令銀行借錢給陷於困境的中小企,是要銀行用存戶的錢從事高風險的業務,未必是可取的做法。
香港能賺大錢的都是從事房地產或金融業,香港的人工高而且租金昂貴,小企業都傾向短視,在潮流未退之前盡量賺快錢,在需求下滑之前退出市場,雖然能賺得小利,始終都只能經營一些小企業,無法成長成大企業,要減少倚賴地產和金融,政府在輔助中小企上應該擔當更積極的角色,讓中小企有成長的空間,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畢業生有更多的選擇,擴闊稅收的渠道,減低大企業倒閉對社會造成的衝擊,經過金融海嘯後,香港是否還要以紐約和倫敦為發展目標呢?

匿名 說...

施生已經將中原的股份捐了做慈善,個人非常欣賞他!本人不期望所有人都支持他,因為社會本身就有聰明人、蠢人、和變態的人,就如那個大時代。

匿名 說...

to 沒有留名的匿名
變態的指控可真嚴重,事實勝於雄辯,若不同意我的論點,大可拿出實據來論證,故亂扣帽子可不是這裡討論的正道。

大時代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