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逼宮

呢個星期任總真係成為頭號新聞人物。

不過認真說,好多消息都唔係由佢話事,特別係關於佢嘅接班人。

曾俊華星期四突然說已經有一個三人遴選小組,但原來講呢番說話嘅時候,三人遴選小組其實已經完成咗工作。據了解、小組向曾俊華推薦人選,就係特首辦主任陳德霖。

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發言人證實、遴選小組喺舊年年底已經成立,但當時點解唔公布?

政府解釋嗰時仲未公布任志剛離任,如果公布有遴選小組,可能會影響任總的工作。

加上當時政府同金管局,都忙於處理金融海嘯同雷曼風波,所以無公布。

其實政府請左退休獵頭專家唐裕年、義務向三人小組推薦人選,條件係熟悉金融同銀行業運作。必須係中國籍,有管理基金經驗同內地金融界有一定人脈關係。

小組低調咁不定期開會,考慮唐裕年介紹的「幾十人」,當中包括陳德霖。

當然結果大家都知,小組最後決定,推薦陳德霖。

換句話說,黑箱作業,唔止無透明度,直情係將全港市民都蒙在鼓裡!

其實外匯基金條例係賦予財政司司長權力,可以直接委任金融專員,實在唔明白點解而家又要公布出一個遴選小組,到底係要增加新總裁「認受性」,定係要話比外界聽政府高透明度?

唔好忘記個時間性,舊年十二月,全個金融市場仲係水深火熱,政府反而喺個陣時、仲有時間組織個遴選小組,決定埋「陣前易帥」,換走喺前線打緊仗嘅任志剛,真係好難要求市民明白政府嘅思維!

現在無論是大曾、小曾、三人小組、以至「曾經出現」在名單上的梁錦松、葉澍堃、許仕仁、陳子政、鄭海泉、柯清輝、王于漸及陳坤耀....都是輸家。

至於陳德霖是否受害人? 這個說法倒有點爭議。

原來陳德霖是順利成章的金管局接任人,可惜兩年前已經按捺不住,四處放料說任總兩年後就要走人,為自己前途鋪路。

本來這個做法也可以瞞天過海,豈料中間殺出一場金融海嘯,令市民對是否這個時候換走任志剛有很大疑問,結果反而令政府進退失據,愈做愈錯。

財爺之前喺立法會,有個講法都幾令人混淆,就係話要繞過金管局管員會、成立一個遴選小組,係因為管治委員會係under金管局,要避免利益沖突云云。

實際上呢個講法根本就係誤導,因為管治委員會都係直接向財爺匯報。

好簡單,反映政府喺呢件事上,早已經進退失據!

由於呢宗新聞實在太觸目,我們新聞出街後引來不少回響。

而政府高層就話,早喺零七年已經確定,任志剛嘅任期,零九年屆滿,所以唔存在要迫走任志剛。

呢個極高層又話,唔應該以陰謀論嘅⻆度,睇任志剛嘅去留,將問題政治化,否則就會影響金管局嘅工作,同金融體系穩定。

3 則留言:

匿名 說...

I do not think there is a force resignment. For a man who worked in such important role for 15 years, what else could be blamed. It is time to retire and make a new start. For Govt, after all, it is just a tactic to fend off the fierce attacks from the legislators.

匿名 說...

forward a joke. per http://hk.myblog.yahoo.com/iam-marclee/article?mid=553.

(笑話一則)- 任無奶與錢莊老板
話說當年任無奶被老千錢莊大騙案搞到七上八落,困擾了八個多月之久,遲遲還未能想出一個妥善的解決辦法,忽接到皇上聖旨,奉命他老人家早日下台,告老還鄉。
任無奶這位老狐狸,一如既往,擺出一副氣定神閒,處變不驚的樣子接過聖旨,然後不肖地說:車!這是意料中事。任老狐狸早己知道宮廷上有人對他極之不滿,斥責他專橫霸道,囂張自大和經常扭橫折曲放狗屁。老狐狸的性格-機關算盡,連皇上也怕左佢。你話喇!有乜理由冇人唔希望佢早走早著呢?佢唔走大家都訓唔著?
任老得悉這個壞消息後,他心想:究竟是榮休?或是為了錢莊大騙案而下台?老狐狸一時間也想不通。但佢愈諗條氣愈唔順,因他雄踞這獨立的金沙王國己逾達16年,令他享盡榮華富貴,一人獨大,還可以隻手遮天,自大妄為,而且連皇上也不放在眼內。小島上上下下的人都專稱他為「沙王」。他機關算盡,處心積慮,原本想繼續做其沙王直至千秋萬世。說實話,他怎捨得放棄這個經他鞏固了16年的千秋大業,在那裡他可允取允提,要乜有乜,連皇上也既羨且妒。他自滿地說:「我是一個絕頂的聰明人,16年來,為了永久保存我的「沙王」地位,係人都知道我從不培養所謂接班人,有能者老早被我一腳踢走左!不管你話我自私自利也好;卑鄙無恥也好,總之我唔准別人妄想坐我呢個位。係呀!我要做到唯我獨尊,令呢個小島全部人覺得冇左我任某唔得架喇!」
錢莊老板此時見到任無奶悶悶不樂,便做好心走埋去同佢傾幾句:「任無奶啊!16年來你賺過億退休 坐以袋幣,已夠你過奢侈豪華的下輩子。算了吧!君不見兩老「乞人曾」公開盛讚你是《多年來的親密戰友》,幾乎連眼淚水都標O世出來,重猛叫你的英文名Joseph前Joseph後,這種親暱兼肉麻的叫聲令聽者聽了也打冷震。佢地個樣顯示捨不得你走啊!佢地完全半點也不提;錢莊大騙案是你留下最大的污點。他們沒有提及,總算對得你住呀!」
任無奶反駁地說:「車!你唔知佢地擅長《搭棚做大戲》嗎?咁你都信?你聽到的是漂亮的台辭而己。他們從來不在于事實,永遠只在于形式。如果他們不是這樣說,我永遠下不了台!你明白嗎?」
錢莊老板:「啊!原來他們出招是想〔冧〕你,有意淡化你的罪行,讓你有些面子好下台。我料不到原來你也是做慣大戲的。哈!你重高招,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情扮輕鬆發表你的謬論,反而去〔冧〕小島上的愚民,感謝他們對你有信心,沒有自亂陣腳,你那枝是綿裡針,真不知刺(害)死了多少無辜的小市民啊!我們己經夠(毒),原來你任無奶比我們的老千錢莊的心更狼(毐)。
任無奶:彼此!彼此!哈!彼此臭味相投而已。其實你地班錢莊老板比我的卑鄙程度差不到那裡去了!正一貓哭老鼠,明知我揹著隻黑鑊而離職。你地咪又係對著觀眾背台辭 -- 鄭寒蟬話對我的退休(下台)感到十分可惜,其實他想講:早走早著,我唔死佢訓唔著。王瞢盛話我是出色的監管人才,其實他想講:證監不監,金管不管。包庇錢莊誇啦啦,ichiban, 小島出了一個出色的人才,無非是想挖苦我的。李惡譜話我領導有方,其實他想講:他很感激我!沒有我的領導,老千銀行很難落手行騙,賺大錢。更有人說我「功不可沒」,其實那人想講:我是金融老千市場的締造者,功不可沒。老板!你來評定o下,究竟我是「光榮」退休還是「蒙羞」下台?
錢莊老板:咩都好!反正兩者都是「離職」兩個字。你坐以袋幣,過億身家,你下輩子也用不完的,來來來,飲杯勝既!
任無奶:好!飲勝!

匿名 說...

Dear Moneycafe,
When will the finance-info channel change into HD broadc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