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8日星期五

「飼料」起革命

「第十二跳」唔單止影響單單一間富士康,甚至挑戰緊中國「世界工廠」呢個經營模式,影響仲要有高度傳染性,而家唔止本田、連國企都有人擺工。

今年56歲,富士康創辦人郭台銘,其實處理今次危機、反應唔可以話唔快,仲要一個星期內、兩次由台灣飛去深圳處理危機。

一向做人較為囂張既郭台銘,甚至要四度鞠躬道歉,仲公開收回了一封被視為麻木不仁既致員工信,對呢位台灣首富,都可以話難得一見。

郭台銘廣為人知係佢多姿多采既娛樂新聞,而佢既管理風格亦都係好多MBA既研究對象,郭台銘一直鼓吹軍事化既領導,佢曾經講過成吉思汗係自己偶像,手上仲有一串來自成吉思汗既念珠。

但今次認晒低威,似乎對解決危機都係於事無補,到底點解?

要答呢個問題,可以先睇下呢個被稱為「紫禁城」既富士康龍華廠房,佔地約1平方英里。

有齊消防局、書局同游泳池,傳聞郭台銘只要喺深圳,每天都會去游早水。

更誇張係有十幾間唔同地方色彩餐廳、聽聞每餐就要煮十噸大米,單係保安,就有超過一千人。

但最核心既幾十座廠房之中,每座就負責一個品牌,包括蘋果、HP、Motorola同任天堂,但每個廠房之間,為了保存客戶機密,工人都甚少互相往來。

高度既分工化,係富士康以至眾多外資企業過去賴以成功既經驗,不過面對新一代民工、唔再係嚟自農村,佢地好容易通過手機、互聯網獲得資訊,知道年輕既工人唔應該再成為大企業賺錢既機器。

睇過華爾街日報駐華記者「張彤禾」08年出版、花左兩年時間追蹤東莞女工既「Woking Girls」,已經一針見血提出左,全國總數達到二億既民工,佢地湧入大城市,好快就淪落為二等公民,而喺高度分工化既工廠,根本搵唔到朋友,而佢地喺工廠之內,只係為視為「飼料」。

喺龍華廠房入面,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本「郭台銘語錄」,名言之一就係「集體利益高過個人利益」,試問咁既環境,對啲十幾歲後生仔點會令人唔產生壓力?

其實睇番股價,富士康一直都係強差人意,似乎反映OEM代工呢個缺乏創意行業,賺埋賺埋,其實啲盈利都係去左好似係蘋果同諾基亞呢啲大型客戶身上。

為左平息不滿,富士康已經提出將人工調高兩成,到底加人工兩成有無幫助?

富士康基本工資只係每個月900元人民幣,係法定最低工資﹐但大多數工人都加班﹐呢筆錢往往就多達標準工資1.5倍。

某程度上,企業都係盡量要求員工加班,喺佢地清醒時候盡量將時間留喺生產線,一嚟可以提高效率,最重要係唔比時間佢地拍拖、甚至諗「跳糟」,減少了本身煩惱。

雖然講嚟好似好涼薄,不過比起咩「愛心網」、「關愛中心」,加薪兩成可能先係解決問題最好辦法,但因此掀起的全國民工「總動員」,今次就輪到阿爺有排煩。

1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有东西真的想不明白,香港的房地产市场真的是自由时常吗? 要是水务处的收费贵,'街喉'也要收钱的话, 市民大可以到山涧河流取水, 收雨水, 或者买进口水瓶装水来自己用, 政府也不会干预吧. 如果电费高得离谱, 市民去买一台小型发电机, 生电自用, 警察也应该不会上门抓人吧. 就是说饮用水, 电力的供应, 可以说是存在民间自发生产的空间, 政府的干预有限. 但是住房市场呢? 楼价,租金贵, 市民可以自己去找块地, 盖房自住吗? 什么'寮屋'法例, 补地价政策, 都市规划条例....... 把住房供应牢牢的握在手中, 价钱, 数量完全是长官意志. 要是这也算是自由市场, 我们是不是在谈适用于木星上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