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2日星期日

白色恐怖

AIG發出內部通告,勸告員工不要在街頭上承認自己的身分,或戴上任何有AIG員工身分證明的證件或徽章。

曾經何時一間國際跨國保險集團,今天變成了過街老鼠,相信大部分員工心中也非常難受。

目前AIG高層收取花紅,已經由之前說的1.6億美元,增加至超過二億美元,目前國會鬧哄哄的說要立法限制受政府資助機構派發的花紅,仲揚言有追溯權力,似誓要立法用苛稅懲罰那些貪婪的高層。

說句老實話,全美市民對那些貪婪高層的反感及不滿是不難想像,問題是到底要作出怎麼樣的補救? 是否不問代價作出打擊?

看到那些政客為求出位,居然可以作出一些如此違反「自由」的議案,真的令人目瞪口呆。

現今事件的發展,令我不禁反思目前司法制度的重要性。

資本主義核心的價值,不單是自由市場,最令人敬畏及尊重的,是合約精神、私有產權及司法獨立。

不錯,當初AIG可能是過分進取,與一些高層訂立如斯「苛刻」的強制性合約,同時政府當初決定注資,亦未有仔細考慮當中的漏洞,只是一味想到「Too Big To Fail」,以至局面發展至今不可收拾,基本上所有人都有責任。

但為了「復仇」,我們就可放棄自己的原則嗎?

最令人憂慮是,到底今天的爭議會否返五十年代的麥卡錫「白色恐怖」?

1954年共和黨人麥於錫以反共為名,在美國掀起了一場「House Committee on Un-American Activities」(非美調查委員會),將一批同情共產社會的人士作出沉重打擊,期後更對政府官員從事顛覆活動,舉行長達36天的聽證會,同時向全國進行電視直播。

這段期間,被美國這個講求民主自由的社會中,形容為「黑暗年代」。

我們要再過這些日子嗎?

14 則留言:

匿名 說...

別將麥卡鍚時代同 AIG 的情況作比較,這是錯誤類比,當年那些被打擊的人事有收受過像AIG高層那種不合理(但合符所謂"合約精神")的龐大利益嗎?

Rosso aka 閻魔彌勒 說...

我也認為這種比較是粗疏的思維,麥卡錫時代的很多証據根本是子虛烏有,憑空捏造,甚生跟現在眾目睽睽的情況相提並論!
現在美國人並非針對AIG一所金融機構,亦非為「復仇」,而是要回一點「公道」。因為眼前景況,已經令他們對所謂「自由市場,合約精神、私有產權及司法獨立」的信心有動搖。如果沒有人能做一些事去還他們一點交待,那些因為今天巨變失去多年辛勞的成果的人們,還拿甚麼心情去擁護上面所講的價值?那時我們的核心價值就危如風中殘燭,真正危害現有制度的正那種推銷廉價的「理智」,姑息養奸的主張…

NeoMarx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NeoMarx 說...

這是"違反「自由」"? 還是保護資本主義?

現代資本主義其中一個特質: 專業分工, 上市公司亦體現了這特質-"Separation of Ownership", 公司由投資者擁有, 而公司由專業人士管理.

專業人士的責任是為公司擁有者管理公司,使公司所產生回報最大化.

為驅使專業人士盡忠職守, 不同的奬勵機制應運而生.

然而, 上市公司專業管理人未能為公司帶來好回報, 卻為自己設計及收取一個不論功過的豐厚回報.

這是"盡忠職守", 還是"謀朝篡位"?

當社會任由這"以權謀私"存在, 那上市系統又有何人信任?!

市場維京人 說...

當初講 "Too big to fail" 嘅人可能出事了。要 fail 就應該要讓佢 fail,否則家下連美國人自己嘅基本價值觀都改變埋,AIG 之後可以點收科?

匿名 說...

政府注資果陣,班友又唔講自由市場?

匿名 說...

麥卡錫主義最受人非議的地方是「莫須有」:我說你是共產黨或同路人,你就是共產黨或同路人。那才叫白色恐怖,跟現在 AIG 的情況是兩碼子事。將兩者等同,容易引導人對抽稅一事作一面倒的負面思考。也看出本文那種過份的「恐懼」情緒,麥卡錫主義主要成因之一,正是「恐共」情緒。

Rosso aka 閻魔彌勒 說...

今天聽到AIG高層所居住的地區受到民眾圍堵示威,正反映出人民對制度能否代表他們有所懷疑, 一但民意出現重大逆轉,那就難保會否有一次巨變了!貴blog並非單代表個人,言論亦宜客觀,以正視聽!

匿名 說...

自由不是踐踏公義的遮羞布。况且,訂立這些荒謬合約的那間AIG,其實已資不抵債(否則就不用政府救了),在政府注資的那一刻應已倒閉了。那些合約對現在的AIG,不應具有約束力。拒絕支付這些花紅,不算違反合約精神。

MoneyCafe 說...

用麥卡錫比較可能是有些極端,不過這種民綷主義倘真的澎漲下去,我是害怕出現一些極端的情況。

希望真的是「杞人憂天」。

NeoMarx 說...

其實, 現在的發展正如本人先前的留言, 要不發花紅, 法律上有一定困難.

但作為政府卻何利用"上帝"給予一項特權 - 抽稅, 將人民間的財富公平合理地再分配.

用另一說法, 將被受政府救亡的上市公司其"專業"管理人為自己設計及收取一個不論功過的豐厚回報充公了!

Rosso aka 閻魔彌勒 說...

我覺得目前美國所呈現的不是民粹主義(甚麼會聯想到民粹…),中國人有一句説話,叫做「義憤填膺」!

okdick 說...

最初聽到這單新聞後,我也很憤慨,一間正在虧損中的公司馮什麼發放花紅給員工,這幾天我再留意這單新聞的報導,我有一些意見唔知正唔正確,以我理解,這些AIG高層收取的二億美元根本就不算得上是花紅,以性質來說,這二億美元應該類似是一種約滿酬金,為的是挽留人才,利誘他們在一段時間內不會離開公司,因為有合約為依歸,所以我覺得就算這些員工收取了這筆(花紅),道理上他們也没有錯。不過在金融海嘯下,一間要問立稅人拿錢的公司,這些員工退還這些(花紅)是一個比較合情的做法。

匿名 說...

這班人的表現(令公司破產),還稱得上是人才嗎?誰要挽留他們?都話政府不應救私人企業啦,如果AIG像雷曼倒閉了,他們就可能好似雷曼苦主一樣,追討(花紅)無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