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5日星期六

犯眾憎?

禍根一文引起不少朋友討論,只想少少補充:

1. 不錯我們最初是要求政府還富於民,我們希望只是恢復上一個年度的退稅措施,但現在政府居然仲向全民派錢多六千……
2. 到底退稅/ 派錢會否推高通脹? 這個在上篇文章禍根已有提述,下文附上羅家聰嚴謹的經濟學分析,應說明了有人真的用心「做了功課」。只想補充,通脹正如HKaladdin說是一連串的物價預期上升,短期的一次性紓困影響確實有限。
3. 香港是外向型經濟,由於聯匯關係港元與美元掛勾,不過外來輸入的產品就因為外幣(包括人仔)不斷升值而推高通脹,實際是外國對香港人進行的一種「賦稅」。加上政府從民間累積回來近六千億元的儲備,也是另一種變相稅種,所以要求政府一定程度的紓困,實在是無容置疑,問題是是否要全民派錢?

其實有左額外六千蚊,大家當然可以用來買iPad2,買股票,食餐飯,又或者將部分、例如十分一、五分一捐左佢!

既然財爺係又派唔係又派,我們確實可以代佢幫啲真正有需要既人。

今次政府破天慌修訂預算案,連彭博都用U Turn來形容今次轉軚事件,財爺可以話係喺成件事中輸晒!

嘉賓李兆富都甘冒犯眾憎風險,話香港有一批「沈默一族」,雖然唔出聲,但心中就不停咁問:點解連無納稅既人都有退稅?幫人幾時變成左共產既平均主義?

今次唔派又派事件,前智囊練乙錚可以話一言中矢,先喺一個論壇上指政府官商勾結,注資強積金240億、等同向強積金公司過水五億,納稅人就要65歲先收錢,基金公司就即時袋袋平安!

到而家曾俊華認輸派錢,練乙錚都可以保持頭腦清醒,指財爺今次史無前例修訂預算案、對政府日後既理財原則、以至下任財爺點樣制定預算案,都有好大影響。

連任總千金、大摩經濟師Dennis都話,今次預算係一大倒退,當社會「愈來愈大」,一旦有咩怨氣政府就認輸派錢了事,結果就令日後既財政改革更難推行。

今日經濟日報社論都提出左「有錢花光、無錢借債、還錢下屆」,要求財爺攞出政治勇氣,向公眾解釋佢既理財哲學。

說到底、最怕係你今屆派左六百億,明年又面對壓力要上街又派六百億,年年咁派,而家六千儲備唔會頂得好耐,到時你走來要我加稅,肯定反面!

//////////////////////////////////////////
附文:
“退稅通脹高?「大話」怕計數! ──論財政司的退稅大話(羅家聰)

  曾氏講過的幾個大話,於其他場合已提過了。
   有些大話,譬如指預算有反周期等,尚有得拗。另些大話,如指官富民窮不是事實,則是睜大眼講的。今文要提的一個——退稅會刺激通脹,也是睜大眼講的。金 融風暴的好幾年,年年幾乎不是減稅便是退稅,如果有刺激通脹,何解通縮長達六年?經濟學上,一次過的退稅只會造成一次過的物價上升。就算有通脹,亦只是短 時間事。何況,退稅刺激消費的效果,未必一定理想。
  Matthew Shapiro及Joel Slemrod等人便研究過10年以來美國兩次退稅對刺激經濟的效果(見參考)。圖一所見,08年第二季退稅對實質消費開支的貢獻,只於當季出現,其後三 季已無貢獻了。圖二所見,退稅比起沒退稅(模擬情況)的儲蓄率高出兩季。
  圖三顯示自70年代至今退稅與儲蓄率的關係。不難發現,每次退稅皆推高儲蓄率一段時間。綜上所述,退稅對消費的刺激並不持久,反而使市民增加儲蓄好些日子。
   圖四顯示1966年至今本港實質私人消費與甲類消費物價(兩者皆為按年變幅)的關係,呈統計顯著(p=0.02)。要推高通脹1%,實質私人消費便要升 2.7%(1/0.3684)。以去年17,435億私人消費計,2.7%相當於473億。即使將打算注入積金戶口的240億全數退稅,按上推算亦只一次 過推高通脹0.5%;這還假設全數用作消費。
  大話,是怕計數的。
參考:
  1. Sahm, Claudia R.; Shapiro, Matthew D.; Slemrod, Joel B. (2009). “Household Response to the 2008 Tax Rebate: Survey Evidence and Aggregate Implications,” NBER Working Paper No. 15421, Oct.
  2. Shapiro, Matthew D.; Slemrod, Joel (2002). “Did The 2001 Tax Rebate Stimulate Spending Evidence From Taxpayer Surveys,” NBER Working Paper No. 9308, Oct.
/////////////////////////////////

7 則留言:

pakman 說...

要還富於民 先要物歸原主

Tax cut la.

C.M. 說...

係咪犯眾憎唔敢講,之但如果淨係以為直接稅先至係稅,咁間接稅又應該放響經濟學上邊個位置?

(再貼)如果一個唔犯法既人,唔洗勞動警察,佢好注意安全,唔會勞動消防員,好注意身體,唔多幫襯醫院/救護車... 縱使佢未交過稅,咁係咪代表佢對於社會公共開支完全無貢獻?係咪代表明明白白交過稅先至叫納稅人?阿利生曉咁多經濟學,係咪話眼前見到既先至叫經濟學?

大市場主義如果無左intangible果part,淨係響數字/統計上面兜兜轉轉,我唔覺得係真正既“市場”擁護者囉.

之但如果阿利生個focus係響政客果庶,咁我會好理解。

(好多政客個面具的確好難頂)

又,我好同意呢段:既然財爺係又派唔係又派,我們確實可以代佢幫啲真正有需要既人。

(至於是否要全民派錢方可紓困,則屬題外話。)

HKaladdin 說...

C.M.

就香港既間接稅問題,閣下既例子,佢對於社會公共開支中既間接稅,真正完全無貢獻!! 除非佢酗酒(唔喺紅酒)、抽煙、賭波賭馬又買新車,至於差餉已經有優惠啦 !! 香港無其他商品稅,又無GST,是耶?

匿名 說...

作為你的讀者,我認為博主也要清楚解釋閣下的公共財政哲學(例如:政府應怎樣才算適度還富於民,應怎樣才不算是守財奴)。
閣下"偉大市民,愚味官員"一文,有兩個重點。其一是政府有大量盈餘仍唔加馬令市民受惠,是守財奴,政府根本不需要太多財政儲備。其二是政府驚直接派錢,會刺激消費,令通脹加劇是謬誤。說六千蚊注入強積金戶口令市民受惠是欺騙市民。
如果我是政府又聽取閣下的輿論,我該怎麼辦?既然六千蚊注入強積金戶口不會令市民受惠;直接派錢又不會令通脹加劇,我當然應直接派六千蚊給市民啦。我已動用240億注資入四百萬工作人口的強積金戶口,都還不夠加馬令市民受惠,是守財奴;那麼,我當然應加馬派錢,將派錢的範圍擴大,令更多人受惠。更要退稅回饋納稅人啦!政府這些U-turn政策是完全根據閣下在"偉大市民,愚味官員"一文的意見而行,怎麼又會變成是禍根?請問閣下的公共財政哲學是怎樣的呢?政府應怎樣才算適度還富於民?應怎樣才不算是守財奴?

匿名 說...

如果政府在提出用240億注資入強積金戶口後,聽取博主的建議,取消注資,改為單純退稅,反對的人一定比原先更多。你可能認為收到強積金注資沒有得益。但是,我公司會計部的小妹妹,月薪一萬二千元。去年退稅只省回數百元稅款。宣讀預算案那天她聽到有六千蚊注資入強積金戶口,不知有多高興。如果改為單純退稅,她一定上街。不過,現在可以拿現金,她當然更高興。

potato

匿名 說...

講"fair"...
人人6千, 你又覺得人地冇份交稅點解entitle納稅人d錢...
講"貧富懸殊"...
又偏偏退埋稅俾中上層...
做岩既野時候應該一刀切少少...
唔好隨風擺...
唔好種壞別有用心既人!!

更重要係...
傳媒少d喧染...
d所謂為市民出聲既政黨少d扇動...
跟人出去遊行個班自己諗下點解要出去...
唔好盲中中俾人利用...

10幾歲出去同人講買樓貴?...
新移民香港生活得噤困難點解唔返鄉下?...
人地6千食幾個月, 你6千買個袋...
你地自己心入面係咪真係想噤做??
定有人叫你出去噤做??

唔好噤自私!!
反省下啦...!!
唔好搞臭"香港人"呢個名好冇?...

匿名 說...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