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暴力哥

今日(9/3)港股由跌轉升,高低波幅超過七百點,咁當然又是內地暴力哥作怪。 去年因為疫情,兩會時間押後,期間亦沒有出現國家隊支持股市的現象,今年疫情一旦回歸平靜兩會行情回復正常,暴力哥又要托市支持一片欣欣向榮現象。 大家會問,點解國家隊要在兩會期間入市,難道市場不可以自行調節?既然各方都估計中央會有政策支持經濟,點解唔由得股市自然調整,既有國家政策支持,沒有不升的理由吧? 但大家看看的是2015年股市暴跌後,上證指數只有三段時間可以升穿3500點水平,離開股災的高位6124點,幾乎跌了一半,如果國家經濟真的是那麼好,是全球表現最好的經濟體,那為何股市跟不上? 其實自從2015年國家隊暴力救市後,證明最有效支持股市的做法,不是國家資金或者社保基金入市,當年能夠解決股災,其實是依賴公安出手,將一些唱淡或沽空股市的機構或人捉拿。既然不再有沽空對象,股市當然能見底反彈。 回看歷史,兩會期間的股市行情,其實從來不是一個風向標,國家隊入市亦只是曇花一現,而且以社保基金以及國資委持有大量上市公司的控股地位,入市托上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自己在職時,其實對這種國家隊入市的報道,都只能一笑置之及輕輕帶過,如果大家認真翻查紀錄,其實都知道這種國家隊入市的說法,從來不能夠獲得證實,規模亦可小可大。 歐美股市都迫近或創出新高,恆指亦高見過30,000點,但相反內地股市仍然一蹶不振,今天都要跌近2%,請問有否有識之士能指點一下,問題到底在哪裏?還是這條問題又已經穿越一些人心中的紅線? https://www.thestandnews.com/finance/%E6%9A%B4%E5%8A%9B%E5%93%A5/?fbclid=IwAR1dpLoher-kwJorZzxIU0UIFeWU56xKYE8gj59ARtXq2wgaTa0UhKrqbJw #暴力哥 #國家隊 #一笑置之 #只准唱好不准唱淡 #幾時到香港

除名

去年12月離職後,我偶爾都會想起傳統基金會編制的香港經濟自由度指數排名,到底經過這兩年的巨大變化,對香港的排名有什麼變化? 本以為基金會會將香港的排名稍為降低,排在新西蘭或者之後更低,這已經對香港帶來很大的影響,萬萬想不到基金會會將香港直接「除名」,這個做法應該震驚了香港財金官員。 經濟自由度指數排名是由美國傳統基金會及華爾街日報聯合編制,當然會有人批評這是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典型例子。 傳統基金會在當地歷史悠久,被公認為是美國傳統保守派的政策智庫,華爾街日報更加不用說,怎會不是外國勢力? 不過諷刺的是這個傳統基金會編制的指數排名,在過去20多年都將香港捧為全球經濟自由的典範,甚至可以形容為佛利民口中的自由經濟「最後堡壘」。連政府的財金官員在外國推銷香港時候都經常口中掛上這個經濟自由度排名第一的美譽,今天怎能夠說傳統基金會不了解香港情況?難道過去25年自己的外宣都是大話連編? 自己跟進這個傳統基金會的新聞,小說也有10幾年時間,每次排名都會看他的細節部份,不單單是經濟規模,資金進出,其實亦包括政府組織、官僚效率、甚至是法治及法律保障亦是重要的評分標準,試過有好幾年由於香港一直名列前茅,甚至乎新聞處理上都沒有可觀之處,只能簡單處理。 看看司長今天的回應,除了不同意外,他只能說是包含了意識形態及政治偏見,那為何在香港排名第一的時候,就不見司長有這種「偏見論」? 傳統基金會的自由指數與洛桑的全球競爭力報告排名,我理解是政府相當重視的兩個研究報告,今天的除名,到底是象徵了什麼,相信大家心中有數。 我近日都經常在想一個觀點,就是外國企業對中國這個市場當然不可能放手,怎能不賺這個1,400,000,000人口的巨大市場,難道是傻的嗎?但問題是如果香港的政治及經濟制度越來越趨向與中國相同,這個觀點評級機構也經常掛在口中,那麼作為外資,為何我不直接將資金投放到內地市場,觀乎近年上海及深圳在金融及創新方面的爆炸性發展、為何還要用香港? 今天的香港,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巨大轉變,這點大家都同意吧?資金自由進出,對產權的法律保障,以及不干預政策,都是經濟自由的基石,這些轉變不會一下子完全消失,但慢慢的蠶食,總有一日你我會發現,這個香港已經不再熟悉。 #自由經濟排名 #傳統基金會

妖股基地

由1999年科網熱潮開始成立,創業板18年來歷史,對小加總裁來講,一直都係心中一條刺。 你話創業板唔爭氣? 總市值由2015年1700億、增長八成,去到而家3200幾億。雖然對比主板28萬億只可以說是九牛一毛,但增幅絕對唔失禮。 好多創業板之中、都有良好業績表現,好似中國信貸、亞博科技、新意網,仲有新貴「翠如BB」股聯旺、市值比起主板絕不失禮。 問題係公司質素參差、而且過去一段時間因為全配售,部分股分股價大上大落,變為啤殼基金,甚至淪落到被內地大媽稱為「妖股」,你話小加總裁呢啖氣點受得落? 其實對創業板,一直有兩個Theory: 一係就係大刀闊斧直接改革,將上市要求大幅提高; 而另一派就認為、可以另起爐灶,索性設立新板,令創業板自行萎縮; 顯然小加總裁係更buy 後者做法。 翻查過去八年,創業板上市資料,全配售股分佔新上市比重,最少年分都有84%、最多去到90%,情況直至今年,在證監會雷厲風行打擊下先有改變,全配售比重減少至不足60%。 其實監管機構都心知肚明,呢種全配售方式根本就大圍標,套用小加說法就係「姨媽姑姐」公然造市,過去幾年無論交易所定證監會都無正視問題,直至歐達禮提出採用「實時監管」手法,對全配售創業板股分作全天侯SCAN,「妖股」先開始掃清。 日後市場架構由兩重變成三重、一個簡單問題,仲有咩公司會在創業板上市? 唔想IPO、繼續全配售上市,可以到初板掛牌。 符合到盈利要求、就視乎自己「質地」,股權架構係咪合規,大可揀主板或創新主板。創業板既收場,其實早已經不難想像。 今次小加總裁聰明之處,係借改革市場、一心解決市場質素以及同股不同權爭拗,可以話一石二烏,而創新主板更加可以話係為中概股回歸「度身訂造」。 相信阿爺經此一役、對小加總裁信任,只會更上層樓!

Ahead the Curve?

唔加息既理由實在太多:通脹回落、工資未見增長、擴張性財政政策亦未見踪影...... 但要加息既理由只有一個,就係耶倫唔想再Behind the Curve! 雖然總統未有公布任何意向、不過消息話白宮已經搵左前高盛高層科恩物色下一任主席人選,而吊詭既係科恩本人亦都係大熱人選,到呢一刻,似乎耶媽本人係去意已決! 任何一個聯儲局主席都希望可以為自己在離任前,創造一個legendary: 沃爾克以打擊通脹強悍見稱、 格林斯潘就為現代貨幣政策樹立基礎、 伯南克當然唔使講,一招量寬變成Helicipator Ben、功過恐怕要待後世評論。 耶倫眼見前任個個「豐功偉業」,當然希望自己都可以「留芳百世」,如果可以在任內完成「縮表」,相信可以一洗上任初期,屢被批評「議而不決、決而不行」。 今次的確可以話由Behind the Curve、變成Ahead the Curve,但同樣由於事出突然,令美元、美債以至股市都出現一片混亂,有大型基金更稱難以令人信服。 由利率期貨亦反映、今年加息多一次機會率,反而跌至45%,好明顯係市場同聯儲局進行博奕。 有經濟師話、以聯儲局資產有4.5萬億美元計,每月減少100億美元國債及MBS,基本上係「九牛一毛」,但問題係未有時間表先有路線圖,就表明耶倫決心。 同樣係央行最高決策人,陳總裁大清早回應耶氏加息,發言稿一字不漏,準備充足,但說到底,觸發香港銀行何時需要加息問題,仍然不知如何是好。 的確,正如八十八層所言,聯匯之下,貨幣發行局機制,港美息差觸發套息,資金外流,推低港元,直到7.85水平。 結餘一降,銀行一直掛在口中的二千億緩沖,則踏入盡頭一日。 目前,港美息差,以一及三個月拆息計,分別近八十及五十點子,再觀乎現貨美電及遠期美電走勢各走極端,前者反映港元貶、後者顯示港元一年後比現在更強。 交易員話,套息活動進行已經證據確鑿。 瑞穗提到,港元拆息定盤,某程度上參考現貨電走勢,君不見,港紙越弱、財資市場公會拆息開價則上升,奈何,拆息上升步伐仍只是龜速移動。 不需為今日所謂拆息升幅一年幾最大而大驚小怪,因為比較一月初,當時一及三月拆息,分別為0.7及1.01厘,以現時拆息上移速度,莫說銀行加P,就算要拆息回升至年初水平,隨時是一年後的事情了。 陳總裁在處理港息跟隨美息上升問題上,BANKE

戰場

今年以來, 淡友一直將目標放在拆息同港元匯價身上, 要搏既、當然係趁聯儲局縮表, 借息差挾高港元拆息, 令資金流出香港, 但呢個炒法一直事與願違。 即使周一港元一度觸及7.8強弱分界線, 港股經過調整三百幾點後, 周二又再炒上, 好明顯市場唔受落走資呢套玩法, 淡友再輸一仗! 值得留意, 美元利率在五月中開始, 見到有顯注上升趨勢, 原因當然係加息憧憬同縮表預期, 令一個月LIBOR升穿一厘後, 好快再升穿1.1厘。 但同期港元就持續偏軟, 令港美息差擴闊至四分三厘, 差距係2008年以來最大。 之前唔少銀行界都預測, 四分三厘息差, 已經有足夠誘因推動資金買美元沽港元套息, 而港紙的確有轉弱跡象, 問題係點解市場視而不見? 好可能資金係要等埋耶媽, 星期三「一槌定音」, 到時先作出反應, 避免太早沽貨, 反而成為內地大媽挾空倉目標! 美林之前曾經就聯儲局縮表同港元之間關係寫過報告, 稱港元有機會跌至弱方兌換保證, 即是7.85水平, 當中不排除會有對沖基金沖擊港元。 而當中關鍵, 其實係睇88樓高層取態, 是關跟據聯匯制度, 當港元到7.8水平, 金管局當然可以抽緊銀根, 但按貨幣發行局制度, 佢地其實係有酌情權。 美林認為陳總裁最大考慮, 其實係金管局既公信力。 點量度公信力? 大家要知道, 當國際大鱷真係出手, 佢地絕少會在現貨市場「興風作浪」, 反而焦點係一年期不交收遠期合約, 先係金記同大鱷既真正戰場。 睇番周二遠期美電, 雖然升至7.7545既今年一月高位, 但離7.8關口仍然有近455點子差距, 難怪而家陳總裁仲可以坐定定! 不過好似沈大師所言, 當政府同市場覺得無料到、唔使驚既時候, 先至真正要驚, 各位又記唔記得08年雷曼倒閉前, 有無人提過港美息差呢回事?

從良

市場熱話之一係「預約」兩個字: 渾水布洛克預約,星期三下午兩點之後會出報告、 隆成就創先河預先披露、由證監預約,勒令停牌、 更千奇百怪事情在於,之前狙擊瑞聲的葛咸城罕有被另一沽空機構「匿名分析」指,針對瑞聲的沽空報告內容不實。 難道匿名是預知瑞聲的復牌時間? 匿名分析推介瑞聲,給予「強烈買入」評級,目標價睇到111元。 整個中環隨即嘩然,狙撃手一反常態,是見義相助,抑或另有內情? 有老行尊不禁要問:報告值幾錢份? 據講,獨立沽空機構全球皆是,早就被監管機構形容為市場恐佈主義的一種。 行內人話,搞事份子規矩之一在於各自搵食、互不相干,甚至一隻股份牽涉在其中,其它沽空機構甚少沾手,匿名分析忽然從良,實在更耐心尋味。 渾水預約市場中人、星期三睇好戲。市場認真程度實在出奇。 一時之間,疑似狙擊名單通街流傳,反映訊息流通之餘,歸根究底,市場信任程度同市況、成反比。 隆成話停無停,之後先勒令叫停,停牌前有近100萬股成交,涉及金額超過12萬元,大家會問: 一、公司最初點解咁夠膽,被勒令停牌,完全唔理? 二,又或者係咪交易所,證監同公司之間溝通有問題? 據了解,但凡被證監會勒令停牌,程序其實簡單又直接,證監會一經指示,落order,股份已經無得再交易。 再推斷落去,隆成截至星期二朝早停牌前,證監會的確未正式發出、勒令停牌嘅指令。 但點解隆成尋晚通告又話,會被勒令停牌? 留意通告的字眼、用上「證監會有意根據證券期貨規則,暫停公司股份買賣」。 「有意」呢兩個字、正正係可圈可點及關鍵所在。 因為正常情況下,證監會其實無預約勒令停牌呢回事。即係,話停就停,絕不會事先知會。 問過一D熟識證監程序既朋友,佢地話,證監會如果發現公司有問題,按照程序,多數會要求公司、喺某指定日期之前,提供解釋,否則,有可能引用條例、勒令停牌。 交待會限定時間,但當中並無涉及、預先通知勒令停牌時間。 好可能隆成正正係收到證監有關的查詢及交待通知,但點解忽然透明? 刊發通知全數和盤托出? 劃公仔並唔使劃出腸! 今早近一百萬股,係咪靠隆成預告,而有幸出貨?大家自有判斷。 但據聞,由於證監及隆成之間的查詢及文件往來屬於保密,隆成自行張揚已經可能有問題。

降級

1989年以來,穆迪首次降中國主權評級,怪不得財政部嬲嬲豬了。 財政部反撃穆迪,重點有二: 包括穆迪高估中國困難、及低估去槓桿進程,皆因近兩年,我國負債佔比未有太大變化。 中央以去槓桿政策為首要任務下,穆迪贈慶,變相不承認去槓桿有成果,又批死未來亦不會有顯著效果,斷估,財政部之後,內地勢必有更大而又強還撃攻勢。 老實,中國主權外幣債務不多,國債有內地金融機構近乎全數包銷,穆迪再多降兩、三級,不會影響絲毫。 賓卡不少對穆迪降評級時間也得突然,尤其鬼子佬評級機構行將獲放行內地經營,穆迪唔俾面在先,好戲在後頭。 但平心而論,中國負債問題是否因為去槓桿政策而獲得改善,各界仍有不同意見。 財政部當然說有成績。而穆迪就提出,單單政府負債佔GDP會由目前四成,升至近2020年的45%。 但查實,穆迪計法及指控,已來得客氣及保守。 人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早前一份文章其實提及,內地政府負債佔GDP,由零八年31.6%,升至前年44.4%,數字上比穆迪提出的,更加之多。 徐忠提到,數十萬億政府債以外,若計算城投債,或其它隠性債務,按人行研究局頭頭說法,單單政府負債佔GDP,已經極可以超出六成的警戒線。 穆迪VS徐忠,誰較客氣? 拆局提出多次,內地去槓桿誠意可嘉,但離不開是槓桿責任轉移,地方政府爆額,中央層面接力之餘,還有負債水平偏低的民間齊心協力。 樓市刺激經濟正是一例。可是,以整體負債佔GDP數字看看,08年是96%,2015年是170%,現在已升至254%。 當然,中國越多批評,市場反方向力量就更大,觀乎今天A股表現就知。 市場與其要留意內地股、債表現,倒不如注視,穆迪一併下調本港主權評級,似乎無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