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爭奪港股定價權——人民幣計價股票 港元會被邊緣化嗎?

圖片
上篇 探討了香港有可能被移出SWIFT的備用方案,坊間亦出現不同角度的討論,包括數名中港學者認為現時人民幣已經足夠強大,認同「新香港」要有「底線思維」,在當今中美關係惡化環境下,應考慮港元儘早與美元脫鉤,港元可以改為與人民幣或一籃子貨幣掛鉤,相信脫鉤有利於國家。 我認為有人刻意放出港元要與人民幣掛鉤的訊息,是別有用心的人在地緣政治不明朗下,希望採取措施包括推出人民計價股票,加快人民幣國際化步伐,代價甚至是不惜逐步邊緣化港元,以及把港股定價權拱手相讓,好讓 港元能夠脫離美元制衡,能早日與人民幣掛鉤。 「人民幣計價股票」是去年八月由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提出,要把人民幣以國際貨幣的方式有意義地推向國際市場,包括開放50隻至60隻恒指成份股,以人民幣計算、報價、交易及結算,投資者可以自行決定用哪個貨幣,例如用人民幣買入,沽貨時用港幣取回款項。 過去三年全球受疫情打擊,加上俄烏戰爭令反全球化成為大趨勢,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可以說是停滯不前,以中國作為全球最大貿易國,但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僅佔全球貿易總額約15%至20%,遠比不上美元的主導地位。 因此,有內地媒體及本港學者,均提出香港作為人民幣最大的離岸交易平台,責無旁貸,應執行「國家任務」,發揮樞紐角色使人民幣國際化更進一步。 先回顧一下歷史:前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在2014年提出「互聯互通」,當時可以說是非常聰明的設計:在港股通機制下,內地投資者以人民幣買賣港股,需要透過閉環交易系統自動完成換匯,換句話說,買的港股以港幣計價,交收卻以人民幣資金兌換港幣。內地資金由買入到賣出,都不涉及中央最擔心的走資問題。 然而按機制要求,匯率要在收市後而非交易時段確認,而且當客戶買入或沽出港股通股票時,券商系統一般會預先凍結成交金額的3%作按金,以防止當天匯率大幅波動造成的結算資金不足,晚上清算後再「多除少補」。 因此在人民幣匯率波動的日子,難免涉及額外匯兌風險,按金規定也變相令交易成本增加。如果日後能以人民幣計價及買賣港股通股票,便可降低北水南下的匯兌風險與成本,勢必刺激港股通交投量。 另一個好處當然是可以進一步鞏固香港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因為香港的人民幣資金池可以進一步增加,而且不排除部分國際投資者會捨棄港元、寧願增加人民幣資產,也為推動人民幣報價股票證券提供窗口。 香港擁有中國內地以外最龐大的人民幣資金池,人民幣存款規模在今年初一度超過1萬

以行善之名-- 對私營居屋的幾點疑問

圖片
去年底寫了 一篇 新世界建好生活興建私營居屋文章,現在事隔近半年,在新特首即將上場之際,有關方面亦公布了項目的選址:元朗欖喜路南面,地盤毗鄰新世界同系2015年初落成的溱柏。 翻查城規會資料,溱柏南面該 塊闊80米的狹長土地,一直劃作「休憩用地」地帶,除用以提供康樂運動設施外,亦可作為元朗公路與其北面地區之間的緩衝區。今次欖喜路私人資助房屋所在的位置,就正正在這塊狹長休憩用地的東面。 雖然新世界澄清,地皮東面部分將繼續用作儲存藝術品及公眾休憩空間用途,沒有計劃興建私人樓宇,集團亦無持有項目的相連土地,但項目毗鄰即為新世界大型私人屋苑「溱柏」,再遠一點則有「翹翠峰」等其他私人屋苑,而由地圖可見,該幅窄長地皮由東至西連接公庵路直至欖裕路,現時均有不少鋼鐵廠、貨倉地皮以及私人停車場,新世界是否可以澄清,除「相連」地皮外,本身及關連人士是否會持有該幅地皮的其他部分? 順帶一提,該幅地皮由於地勢較低,目前除一頭一尾有狹少私人車路進入外,在整段欖喜路都不設進入道路,相信一旦落實興建資助出售房屋,有關道路基建配套會有所改善,加上項目樓宇將會設有會所、車位,要說無意配合該鄰近項目估計難以令人信服。 值得留意是,不論該幅地皮用途由修訂前的「休憩用地」,又或2016年修訂後的「其他指定用途 (藝術品儲存及公眾休憩用地)」,意向均不包括住宅發展。因此新世界若要申請作私人資助房屋,就必須要透過城市規劃條例第12A條申請改劃土地用途,要改劃作私人房屋會面對很大阻力。 本土研究社更公開質疑, 涉事地段本身屬於「棕地」,規劃署在2019年的《新界棕地使用及作業現況研究》報告,曾將該處列為擁有較高發展潛力,豈料當局到物色可用作公營房屋的「棕地」時,卻以已經存在「私人界別倡議項目」的理由將它給排除在外,本土研究因此質疑項目旨在用私人資助房屋名義避開收地。(可惜這樣重要的指控,除明報外幾乎沒有主流媒體會引述。) 對於我之前質疑為何要政府提供補地價優惠,「新世界建好生活」諮詢委員會成員招國偉表明,新世界正與運房局就補地價問題及「漸進式」供款按揭商討,並認為與房協一樣補市值三分之一的地價較合理,若政府在地價支持不高,將反映價單上,連同申請者負擔能力亦要提高。 而政府回應亦相當正面,運輸及房屋局稱,對新世界興建資助房屋的建議表示歡迎並樂見其成,會按新世界建議內容與相關部門研究是否提供補地價優惠,再呈交行政會

該走的那時... 創新高的移民人數

第五波疫情下,移民人數再次成為熱門話題。 與去年七、八月暑假期間機場長長人龍比較,疫情關係新一波移民潮沒有上幾波的傷感離別畫面,但實際人數早已過之無不及。 入境處每日有提供出入境數據,但未有累積統計,幸好有獨立評論員 David Webb 作出整理資料,我們可以更容易了解過去一年移民人數變化。 未計算以LOTR身份入境英國, BNO 5 + 1 VISA 是去年一月三十一日正式接受申請,我們試以此劃線,而由於移民是由空路離開,因此我們排除所有陸路口岸,只統計由機場出入境人士數目。 機場出入境人數 入境 出境 淨出境 1/2/2021-28/2/2022 ( 13 個月) 258,886 -473,403 -214,517 1/1/2022-28/2/2022 ( 2 個月) 26,194 -92,120 -65,926 資料來源:入境處 / https://webb-site.com/ 扣除期間所有的入境數目(主要是留學生和商務人士),過去十三個月,由機場淨流出人口,一共有二十一萬四 千五百 人,佔香港總人口 740 萬人的 2.89% 。移出人口 2.89% 是一個甚麼數字? 更容易理解是,本港每一百個人中,過去一年多就有近 3 個人離開香港。   值得留意,我們翻查並略作統計,今年頭兩個月機場已有近 6.6 萬人淨流出,數目是過去一年中,比任何時間都要多,更佔總離境人口 21.4 萬人的三成。 可以比較的是,去年七至九月這三個月,是香港家長攜同子女赴英開學的離境旺季,也只有 6.8 萬人離境,可見過去兩個月移民的人,的確比任何時間都要多。 這個數目與英國內政部發表BNO 5+1 Visa申請人數亦相當吻合,截至去年第四季,累計申請10.4萬人申請者移英,加上今年首兩個月數據,以及加拿大及澳洲等地隨後公布的 方 便利移民措施,20萬人口移走是合理估計。 到底是甚麼構成今年新一輪的移民潮?要知道移民涉及的種種部署,絕非一、兩個星期就可以處理:簡單如賣樓一般最快也要兩個月時間,其他程序如職、離港清稅、找搬屋公司將家檔運往海外,每每要提前至少兩、三個月進行部署。 因此真正推動今躺移民潮的關鍵日子,其實是去年底至今發生了一些事情,真正觸發了部分人加快離開。 我認為有三個因素。 直接打擊信心是新聞及資訊自由受壓:去年底《立場新聞》現任及前總編輯被國安公處以煽動罪 拘 捕,及

踢出全球圈

圖片
#STANDWITHUKRAINE 成為全球人類最響亮的共同語言。 這個周末,無論社交媒體、或世界各地出現的大小集會,支持烏克蘭的聲音相信地球每一個角落都會聽見。(當然,在某些大國是平衡時空,不能算入地球村。) 這種前所未見的人類力量,正對各國執政者產生微妙變化,特別是之前認為不可能對俄羅斯動用的「核武級制裁」,出現 180 度轉機。 先是由英國提出,限制俄羅斯進入 SWIFT 全球銀行間支付系統的立場,之後一直對採取這種措施表示保留的意大利表示,亦支持斷開與俄羅斯的系統連接。 陸續有希臘也加入了歐盟對 SWIFT 的立場,甚至是被視為親俄羅斯的匈牙利總理亦公開表態,表明不會阻止任何制裁行動。 然後到德國,開始改變限制俄羅斯進入 SWIFT 的立場。 德國外交部長和經濟部長表態,正在緊急研究對 SWIFT 進行有針對性和功能性的限制,包括如何限制與 SWIFT 脫鉤的附帶損害,從而影響到合適的人。 德國因為與俄羅斯擁有龐大貿易量,一直不願加入制裁,之前多次稱需要權衡此舉的經濟後果。 隨著德國表態,一向被批評反應緩慢的歐盟,亦罕見加快對俄羅斯制裁,正式公布與美國及盟友,限制俄羅斯多家主要銀行不能進入 SWIFT ,換言之是正式將俄羅斯剔出國際金融市場。 確實,以 SWIFT 制裁是「七傷拳」,特別是對歐盟及德國尤其重要。俄羅斯是歐盟第五大貿易夥伴。它是歐洲 35% 的天然氣供應來源,擁有 3100 億歐元的歐盟資產。將俄羅斯與 SWIFT 隔離,幾乎等同歐洲不能再向俄羅斯購買天然氣,也意味外國投資者及債權人無法取回資產;它還可能引發俄羅斯的報復。 對美國總統拜登來說,亦要衡量使用 SWIFT 作為對付俄羅斯的武器,可能會損害美國的長期利益。經濟學人提出,由於美元的主導地位及全球結算系統中的卓越作用,美國控制著國際金融。一旦將 SWIFT 進一步政治化,將有利中國以人民幣進行跨境支付,勢必削弱美元主導地位。 到 2021 年底,以人民幣結算的交收系統 CIPS ,日均交易量已達 3100 億元人民幣(約 500 億美元) —— 雖然遠低於 SWIFT 的 4000 億美元,但幾乎是一年前的兩倍。 但今次罕見的國際聯合金融制裁,將對俄羅斯產生近乎致命打擊。 自 1990 年代現代全球化時代開始以來,沒有一個主要經濟體與全球金融體系斷絕關係,今次逐

核武級制裁?

習慣了和平盛世的「港豬」,從沒有想過戰爭會離自己咁近。過去一年有逾十萬港人移居英國,如今卻要切身處地面對了二次大戰以來,歐洲「最黑暗的時刻」。 在俄羅斯通過飛彈和空中襲擊了烏克蘭首都基輔和其他十幾個城市後,投資者爭相避險,打擊全球股市並推高了石油、黃金和政府債券的價格。 我的興趣集中在今次俄羅斯入侵,以及引發的制裁行動,對金融市場的影響,以及在亂世中,投資者應如何自處? 星期四金融市場最精彩,肯定是俄羅斯股市:周四交易的前兩個小時,指數驚人下跌了54%,但如果你藝高人膽大,敢低位撈貨,在接下來的半小時將獲得同樣驚人的 42% 的漲幅,但到收市仍然跌了33%。 同樣受打擊是俄羅斯盧布,兌美元滙價應聲急插最多10%,低見89.9996美元,創歷史新低,隨後跌幅略為收窄,當地央行宣布多年來首次向滙市進行干預。相反道指在跌過850點後,幾乎完全收復失地,標普500在跌過2.6%後,收市倒升1%。 對不少投資者來說,今次烏克蘭危機,會被視為2014年當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翻版,評估影響是暫時性。事實上證明當時的分析是正確的,以盧布計算的俄羅斯股票之後飆升了近八年。 但這一次,烏克蘭的砲聲對投資者來說或許並不相同,克里米亞在1954 年之前一直是俄羅斯領土,但今次對烏克蘭的入侵並不相同,因為烏克蘭一直被視為俄羅斯與北約之間緩衝地帶,如果一旦失守,正如烏克蘭總統說「普京將會變成現代版的希特拉」,甚至恐怕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二次大戰的背景眾所周知,正是歐洲盟國對希特拉的堀起採取姑息政策,結果德國勢如破竹橫掃歐洲大陸,問題是歷史會否重演? 看來,目前歐美對俄羅斯採取的行動,都是集中經濟制裁,包括重點打擊俄羅斯金融機構以及富豪(當然包括普京本人,一直有傳他有過千億美元身家),其中英國政府週四製定了一項範圍廣泛的製裁方案,包括切斷當地銀行與英國金融體系的聯繫。 英國首相約翰遜更首次提出,將推動切斷俄羅斯與環球銀行間金融通訊協會 SWIFT 支付網絡的聯繫,換言之是把俄羅斯踢出全球金融系統。 總部設於比利時的SWIFT,簡易理解是一家金融合作社,重要功能是作為全球銀行之間金融交易的中介和執行者。 SWIFT 本身不會進行資金轉賬:而是發送支付「指令」,這些指令必須由金融機構之間的往來賬戶結算。 放大到國際層面,SWIFT的金融網絡容許各國金融機構交換指令,從而完成交易。美國和歐盟可以禁止俄

托市 vs 鬥地主

圖片
由本來預計過千億財赤,最終變成有 189 億盈餘,兩者相差 1205 億元,陳茂波今次靠的,就是 1411 億的賣地收入,較原來預算多出 435 億,足以扭轉乾坤,更甚是預期未來幾年,本來有的經常性赤字,現在一下子,已經可以變成「年年有(盈)餘」。 拆細千四億的賣地收入,其中單靠賣地表,有 912 億,至於發展商補地價就有近 430 億,兩個數字已較原來預算多出 376 億及 118 億。 不過留意,當中有 508 億,是來自中環海濱新地王,這樣的貴重地皮,是可一不可再,因此陳茂波在預計下年度的土地收入時,只有 1200 億,比今年度少近 15% ,但比去年原來預算,仍是高出近 23% ,不可謂不進取。 當然,政府低估的仲有利得稅收入,較預期多出 324 億元,這明顯是得力於去年經濟復蘇, GDP 增長 6.4% ,但展望今年,本地經濟開局已經備受疫情打擊,因此政府預算全年實質增長介乎百分之二至三點五,以及中期經濟增長 (2023-26 年)有 3% 增長,比疫情大流行前的 2.8% 仲要高,如果不是信心過高,就是刻意造「假數」意圖粉飾太平。 陳茂波既然深知樓市高低、對政府財政健康事關重大,當然勢要保著樓市「健康發展」,因此出乎所有人預期之外,居然指示按證保險公司放寬按揭保險門檻。 這個在 2019 年首度放寬、被業界稱為「林鄭 PLAN 」的修訂按揭保險計劃,現在大可改名為「阿波 PLAN 」,首置可申請最高八成按揭貸款的樓價上限令,將由 1000 萬元提升至 1200 萬元,而最高九成按揭貸款的樓價上限則會由現時 800 萬元提升至 1000 萬元。 與 2019 年做法不同,今次連帶也擴大按保計劃適用範圍,為價格 1200 萬元以上至 1920 萬元合資格物業提供按揭保險,惟按揭貸款以 960 萬元為上限。 當 1200 萬樓盤都可以變成首置的「上車盤」;買到近二千萬豪宅都要做按揭保險,其實我都唔知點解釋香港樓市這個光怪陸離的怪現象。 吊詭的是,陳茂波處處托市,但卻推出了一項史無前例,侵蝕私有產權的做法,變相令樓市前景添上極大不明朗。 這個簡稱「租戶保護令」的物體,其實正是特首之前多次呼籲地產商要與租戶共渡時艱,但又無大業主願意聽的一枝笛。現在陳茂波以「防疫之名」,以立法手段,禁止業主對指定行業未能如期繳交租金的租戶,終止租約、服務或採取其他相關法律行動,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