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消費券的後著

七月四日開始,市民就可以網上登記申請電子消費券,最快八月就可以取得首批消費券。

當坊間不少「懶人包」教大家如何攞盡著數,我反而想掃下興,看看這個行政費高昂的消費券計劃,其實有甚麼效益?
先看看行政費,去年及2018年財政預算案,曾分別推出全民派現金1萬元,以及向合資格人士派4,000元的「關愛共享計劃」。兩次派錢行政費分別為3.6億元及3.1億元。
相反今年派發5,000元消費券的行政費,金額卻高達6.1億元,以總金額計或是近年最高。
再倒數至2011年,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派錢6,000元,當時總行政費約2.06億元,人均行政費用約為33.7元。今次電子消費券計劃的人均行政費卻高達84.7元。比10年前的直接派錢計劃,貴上1.5倍。
「派錢」行政費比較:
2011年 : 2.06億
2018年 : 3.1億
2019年:3.6億
2021年:6.1億
花費逾六億元行政費,佔整個派錢計劃360億近1.7%,選擇推出消費券,表面解釋是要推廣電子消費,以提升電子支付工具的覆蓋率。
不過以大家都相當熟悉的八達通,滲透率其實相當之高,現時全港有95%以上年齡介乎15至64歲的港人都擁有八達通。即使排第二位的支付寶,由於大家都要淘寶,使用率亦近七成,至於WeChat Pay及Tap & Go,使用率僅8-9%。
外界不少評論有意無意將內地的電子消費模式,與香港作出比較,往往指內地早已做到貨幣無紙化,連向乞丐畀錢都用QR Code,香港就遠不如內地。
不過了解內地貨幣發展,其實都知道電子錢包之所以發展咁快,好大程度是內地一方面假鈔太多,令人對使用實體鈔票有好大戒心,加上申請信用卡有困難,一般市民都無法擁有,變相令電子錢包可以快速流行。
其實本港信用卡使用及擁有率均是區內之冠,銀行都爭相以優惠搶佔市場,加上八達通流行,貨幣無紙化一早盛行,只是形式上與內地的電子錢包不同,實在犯不著用公帑為電子錢包發行商做推廣。
中大最近的調查亦發現,在四個可領取消費券的電子錢包中,有64%人士首選仍是八達通,期後是Tap & Go (9.1%),WeChat Pay只佔2%左右,可見使左咁多行政費,其實對推廣電子消費作用不大。
既然效益不大,我本著陰謀論,覺得財爺肯使咁多錢派電子消費券,實際上是為未來開徵稅基更廣的消費稅(叫商品及服務稅也可)鋪路。
還記得唐英年在2006年就開微消費稅作公開諮詢,當時有意開徵5%商品及服務稅,諮詢文件已明確提出,在實施商品及服務稅的至少首五年 “不增減稅收 ”,在扣除行政費用後把所有稅收的餘款,會回饋市民。
其中更特別建議為低收入家庭提供一項 “商品及服務稅津貼 ”的直接現金援助,確保他們所獲得的支援, 足以抵銷商品及服務稅帶來的影響。當年的建議水平,是每年每個家庭 2,000 元。
因此政府花費咁大氣力,設立消費券制度,有好大理由相信是為日後的消費稅鋪路,包括為回饋市民設立電子機制,是一石二鳥之舉。
回看剛公布的預算案,政府其實已經率先上調股票印花稅,而陳茂波早前接受《彭博》訪問時更指,亦不排除香港會開徵銷售稅,足證財爺都明白要面對龐大財赤,開徵新稅項其實是有迫切性。
更重要是、庫房開始日益水緊,今年公布的財政預算案稱,2020-21年度財政赤字達2,576億元,為歷史上最高赤字紀錄,未來5年的預測仍是赤字,至於財政儲備會跌至9,027億元,為2015年來最低水平。
值得注意是、當政府其他部門要落實公務員編制「零增長」,經常開支撥款要壓縮1%,不過國安開支未來就因應「警察政府」大幅提升(本年度就有80億),而作為主要執行國安法的保安局預算增35.7%,律政司亦升近三成,政府不得不尋找新的收入來源。
現時政府擁有9000億元財政儲備,只足夠13個月日常開支,而未來數年既要應付國安使費、又可能持續錄得財赤,開徵新稅是肯定可期。

留言

elanaaaron說…
Harrah's Casino & Hotel Las Vegas, NV - Mapyro
Find the best prices on Harrah's Casino & Hotel 광명 출장마사지 Las Vegas in Las Vegas and see 547 광주 출장마사지 reviews, 1475 photos, and 충주 출장샵 great deals for 양주 출장샵 Harrah's Casino & 경산 출장마사지 Hotel in Las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該走的那時... 創新高的移民人數

跨界規劃

第一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