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9日星期五

日歐雙雄


Market are being "poisoned and manipulated" by QE.

別了動盪的一月,生不如死,一絲曙光仍在,市場即使恐懼,但「寬鬆」兩個字仍然足夠動作提供承托,上周吉叔如是,今日黑田亦然。

環顧一六年一月最大兩次上升動力,正正由吉、黑二人一手策劃ZD1

日央行不推碼量寬,反過來巧立名目,來個"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Monetary Easing (QQE),利率分三層,大行負利率,但英國巴記一算,截至今日為止,因負利率獲釋放資金是零。

擺明茅波,但希望在明天之下,經濟師計算,以現時日央行每月量寬規模,令貨幣基礎每月增加6.6萬億日圓計,因為負利率下半年被「局」出體系,需要投資資金相當可觀。

一月之跌,是否造就二月繁盛,下月底自有分曉。資金流向開始博撈底,但大行明言,最好邊行鋼線邊小心。

美林環球策略報告堅稱,不加碼,不買股,皆因全球因素被我國人仔一役全部扭曲,該行形容,全球仍然處於Tundering world,短線只能寄望下月底Shanghai accord出現,G20政要雲集,有咩三口六面講清楚。

張化橋說得好,內地近期既想升值,又想貶值,升值過急借當年日本廣場協議失敗為例反擊,現 在索老爺送你一程,成全你貶值,又不領情,套用老張,中國人經濟學基本上太文草思維!

2016年1月27日星期三

開放社會


將索羅斯炒家身份抽離,大老爺由始至終是波普爾Karl Popper信徙。

大老爺一向不會熟讀投資書藉,財務技巧、圖表分析,Karl Popper巨著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才是索羅斯奉苦神明之作。

Karl Popper原本是馬克思主義信徙,其辨證理論與馬克思一套出發點近似,惟結論不盡不同。

大老爺零九年曾經撰文,詳談波普爾,炒家,社會等等,巧妙而又點到即止是,索羅斯形容過,自己作為對沖基金,套用Karl Popper理論框架,重心並非金錢,而是思想與現實之別。

更令人有趣是,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巨著多次強調,現實中並無能夠證明的百分百事實。

觀乎近日發展情況,老爺被連日圍攻事件,用波普爾框架,索羅斯炒家縱然是事實,但他沽空中國之說,始終屬於無法百分百證明的事實。

由於現實社會難有百分百證明的事實,波普爾好,大老爺好,推祟是一個多元,能持不同意見社會,以此放大的話,即使內地市場,若一早能夠達致多元意見,並非由清一色政策狂熱分子,股市上升瘋狂人士充斥,既有唱好,亦容得下造空者的話,A股也許活得比現在好。

因林行止專欄關係,大老爺兩周前德國雜誌訪問內容被爭相傳閱,而查實,整篇詳盡訪問,提及中國問題只有三條而己。

三條問題,三個答案,大老爺意簡言賅。
首先,中國賣點儲備,或已不再。其實,中國賴以成功的市民對政策信心,亦大打折扣,

索羅斯第二點觀察,慣穿其思考與現實之別的論述,索羅斯形容,以往內地人對政策所知不多,但一切信任。

惟時至現在,是否代表內地人認知開始提升?
二,政策信任背後取決於政策成功,觀乎干預、四萬億、什麼什麼修橋補路,大與土木,效用不足,並進一步沖銷由無數市民組成的市場信任。

索老爺另一重點,強調打貪需要獨立傳媒存在配合,以此引申的話,內地若有誠意改革,去過剩問題,解結構困局,還請內地更獨立客戶分析當前困局重點所在,而非日日政策受惠股,口口聲聲外資要惡搞 。


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索羅斯


官媒連續三日發炮,力數索羅斯為首大鱷唱淡中國、硬著陸論,及惡意沽空之不是,連國統局局長被嚴重違紀前,仍振振有辭力數索羅斯不是,但實際上索老爺為我國立下大功!

事關,沒有索老爺老調重彈硬著陸論,內地近日連串問題,股市下跌等等,則變得份外神秘,與其跌市乃因自身問題升溫不斷引發,倒不如順水推舟,一切架禍索老爺,令所有負面事情變得合情合理。

官字兩個口,官媒隨時十個口,你一言,我一語,企圖製造事實,奈何更實在的事實在於,我國經濟及金融體系已屆紙包不著火階段。

上周央媽大逆回購以及其它,一灑約萬多億未幾,是日逆回購再來四千億,直逼三年高位。

首先,三年前逆回購規模時,拆息遠比現時高,其次,近日市場利率已見少量回落,犯不著再來一次變相降準幅度放水,難道,內地有啲野??

以往,市場寬鬆,央行放水,率先帶旺是債市,有趣在於是日三年天量逆回購後,我國債息平均下跌四、五點子後隨即抽高,更殊不尋常是,一線國開行五年期債券認購反應並不活躍,令人聯想小問題背後是大問題。

農行貼現票據走數事件,內地談論最多,怕的是非個別事件,而是行業整體問題,意味股市下跌連鎖影響真接波及銀行。

其次,內銀平均入三至四成內地債券,市政府、地方政府,央企及投資級別債券,供給側一前題下,也許意味更多評級下調,繼而違約。保險股持續積弱亦是相同原因。

投資者老早認定內地硬著陸,但一旦我國行上資本管制之道,在在萬料不級,歐資「袋著bank」揚言,一旦資管,我國已存泡沬的債市風險勢份升溫。

短線而言,A股神仙難救,反過來債票市場及違約憂慮,其實已經不斷蔓延。

高盛為老外翻案,半年走資5500億美元,三千多億來自內境內居民,為咩仲要鬥外資??

索老爺你的好意,我國必然銘記於心。善有善報!

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

關鍵在即

里昂大師兼貪婪與恐懼每周客戶專欄作者伍德預言,耶媽今年某月某日停止加息後,勢會重啟寬鬆。

此話一日未全算城嘩然,而屈指一算,黃金潘、對沖大戶老Ray早已作出先後預言。

市場用行動製造恐慌,炮製加息失誤既成事實,動機是否出自貪婪實在不言而喻。

嘢可以亂食,寬鬆千萬不可亂搞,十三億人口中國市場,目前現狀有眼可見!

余永定,黑田東彥均勸我國盡快資本管理,並非胡說八道。資金外流,貶值限制小川行長貨幣政策運用。

匯率穩定、資本帳開放及貨幣政策運用三大矛盾突顯的同時,內地經濟同時要面對解決產能過剩、保就業、及平穩較快增長困局。

如果資本管制,讓內部問題爆一爆、消一消,極端的另一面或可能是迎來樂觀?

北大學者Michael Pettis在網誌發表論述內地供給側改革詳文,可讀性遠比博士陶冬、毅夫林分析為高。

按老Mic分析,中國經濟舊模式發展的而且確已屆盡頭,首先,結構不平衡已到極點、繼而影響企業資產負債表、全國總債務,在在貫徹張化橋債務佔GDP比300-400%前贍觀察。

從近日官媒、領導言論,樓市去庫存已隻字不提,刺激政策措施已人間蒸發,當局對供絡側動了真情,是為勢所逼,做或仍有希望,不做只會死路一條。

內地智囊近期強調市場,匯價下跌正常,高西慶痛批內地干預及股市發展之際,副主席方星海反過來將干預說成理宜氣狀。

人民日報,新華社將造空中國沒有好結果,包裝成為好友、淡友敵我分明階段鬥爭之局,或多或少證明,內地Ready仍然大有人在。

如果今年銀行壞帳大升、企業違約大增、資本管制、人民幣跌、股市再向下,對很多人而言,也許是世界末日,但對經濟界來說,過到今年,也許大步檻過?

為官者,領導往往鴻圖大計,但更多是流談空談大計,議而不決,最後是連累街坊,一線之差決定,關鍵在即! 

2016年1月22日星期五

興奮?


跌幾千,才升數百,有何值得興奮?

今年怪事連連,熔斷、人仔、又來港紙,難道下回合輪到下周落雪?

談不上六月飛霜,信氣候異常,意味不祥的話,也許落雪之日,盡沽之時?

余永定怕市場未夠老定,揚言情況力比九七、九八,跟陶博士一樣,同樣犯下This time is different錯誤。

無錯,不論08或98,血流成河,凄厲異常,但不要忘記,十八年前爺爺力撐人貶我不貶,八年前奉行人收緊,我四萬億,時至今日,我國某程度上是人緊,我更閃!!

索老爺開宗明義中國硬著陸,翻查記錄,老爺去年形容內地問題構成全球最大風險,期時股災未盡爆,時至今日,索羅爺已將內地前景評級進一步降級。

老實,硬著陸問題已犯不著浪廢事時間糾纏,數字即使力保,惟概念,以至信用已墮崖式插水著陸,難不得國基阿太昨天已暗有所指,暗示或明示,SDR有人貨不對辨,言而不信也!

香江小島指數跌至一倍帳面值以下,外媒大做文章,股評人卻大力推介,力指穿一機會難遇,唔買就笨,但借用施公及關焯照說法,前者強調中國風光如晝此情不再,後者重申,零八延續並非是九八或結局,而是緩慢、龜速走向困局,形同被割似行刑。

香江銀紙稍為回升,但高文力陳,幣值要再弱,資金要再走,直到結餘回復海嘯前水平,高文維持走三千億才會正常,此話一出,高文經濟師即時露底。

皆因流入香江小島熱錢,是過萬,而非結餘反映的三千,高文忽略大量增發票據因素,計算的話,難道小島有借有還,資金臨近七年永久局民資格獲贈之際,有需全部離場?

阿爺檯戲仍然撲朔迷離,德叔,及日本印錢僅猶如癌症打孖啡,更叫人疑問是,美國三十年期SWAP SPREAD上周跌至負五十點子記錄高位,SWAP SPREAD 負數已維持好幾月,引用ZERO HEDGE早前結論,近期SWAP SPREAD現象,只會反表未來更多違約,更多通縮。

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Fire Sell


港元似有初步企穩跡象,不過港股經過早上「短命」反彈,下晝又再爆煲,以為可以搏「撈底」,果然是高難度動作!

其實大家都同意,聯匯制度堅不可破,當然投機者亦深明此理,只是刻下實在有太多沽空香港的理由: 經濟零售轉弱、樓市下跌、結構不平衡,更不明朗其實是政治社會因素,大家都明吧!

所以瑞信陶冬都明言,港元被狙擊,97-98風暴再行近一步。

跟據陶冬判斷,本港目前幾項因素與當年亞洲金融風暴類似,包括強美元維持好幾年、聯儲局加息導致資金外流。

本地因素就是樓市處於相對高水平、以及內地經濟疲弱,都導致最近港元受沖擊。

陶冬重申金管局及北京都會捍衞聯匯制度,港元不會與美元脫鈎,但代價是拉高本港利率,導致股市及樓市下挫,現時難以量化相關風險有幾大,因為今次危機,心理影響大於經濟基本面。

炒家其實都係捉心理,香港人一提「股匯雙邊狙擊」,就會精神崩緊,恐慌預期一蔓延、要在期指及遠期美電上下其手,絕無難度,但點解監管者到而家都唔出來警告下國際大鱷? 參照去年國家隊出手,大把高招可以照抄!

有銀行承認,今次拆息趨升速度,比預期快,三個月拆息5個交易日,已經累升四分一厘,一旦真的觸及弱方保證,恐怕拆息升得仲快。

美林就指,港元相關沽盤投機活動正在升溫,指周二及周三相關期權成交分別達26及16億美元,遠較平均多,相信本港目前最大問題、是流動性趨緊,預計港匯年內會處於7.85兌換保證下限,而三個月拆息,第一季會見1.26厘,年底前有機會升上1.9厘。

難怪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都修訂自己對樓市預測,相信周五公布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會大跌超過一個百分點,加上看到放盤業主心態、已由個別屋苑變成普遍轉弱,估計農曆年後,樓價由高位會回套15%。全年最差情況,更可能大跌30-40%!!

「愈買愈平」,心態不止反映在樓市上,股市何嘗不是? 藍籌股市帳率,已破一水平,對上一次有咁大平賣,已經數到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期間。不過認真、走資速度可大可少,呢本「簿」三幾個月後係咪仲係咁值錢、坦白講,大家都係靠估,既然係咁、刻下當然保本為上,少做少錯,是常識吧?

2016年1月20日星期三

心寒


通勝的確精準,是日大寒,不旦天陰地暗,氣溫急降,配以市場情況,倍感凄厲及心寒。

股匯雙擊、
雙邊套戥、
大鱷狙擊、
係咪似層相識?

下午時段,單單一系列市場表現已夠交易檯忙過不停,時光又再倒流:
美國十年美債債息穿兩厘、德國十年債息見0.464、
美期跌三百,日股正式進入熊市、
一年期美電溢價計,遠期港元跌至本世紀最低。
歐洲時段一年期遠期美電計,反映市場預期一年後港紙見7.9樓上,比弱方更弱。

財經頭條的確好恐慌,仲有期權,話跌穿7.85弱方保證機會率,由去年底只有9.5%,急升至55%,一年遠期兌換價,更跌穿7.9兌一美元。

不過真係講到今時今日同97年比較、仍然有好一段距離。
要挾息,今時今日港元銀行3600幾億。
要挾息,除非問到耶媽或者阿爺借錢,唔係點挾呀?
唔好唔記得,全球對沖基金自己都傷痕累累,仲想翻炒97年一招,算吧?

我地嘉賓羅尚沛,今日講出左港元最後最後一道防線!
同83、84年,以及97、98年比較當時佢阿媽問佢,要唔要換走全港元。
今時今日,佢話無收過阿媽電話,證明香港人對港元,仲係有信心喎!

由今日地產股不問價沽售、恒地大跌過8%,長實跌至上市新低,多間大行都驚死大家唔知,話關注近期港元情況。

對樓市影響、摩通相信本港有可能半年內要加息,瑞信就指,有85%業主都係以拆息計價上會
呢批供款人士,正正係最受港元流動性及拆息表現影響。

拆息的確係急升至2007年高位,不過三日夾埋、升幅累積都係八分一厘,我地自己都計過、借一百萬,其實都係每月供多百幾蚊,以實質按揭利率只是一厘多,實質殺傷力有幾大?

公平些講、加息只是樓市影響因素之一,樓價早在去年十月、美國加息之前已見頂轉勢回落。

加八分一或四分一厘息,影響有幾大,大家心中有數。大和更計過數、以地產股今日估值,其賓等同跌到去沙士、以及亞洲金融風暴水平,係咪有些過分?

大部分人將IMF 報告目光,集中到聯匯,其實IMF都力排眾議,表明雖然樓價有下跌跡象,但由於供應短缺問題未解決,仍然有回升風險。

按IMF計算,港匯實質匯率去年平均升值一成,較一二年更實際升值一成七,以現時香江基因,及市場逢中必沽大勢,香港單憑呢份CV,足夠招徠炒家雲集,炮製初一、十五大茶飯。
但中環人提醒,
炒家狙擊港紙之說,味精成份仍然太重:
一,現水平現貨美電離兌換保證下限不足三百點子,水位有限、
二,現價大手沽空港元圖利,除非假設俊華與陳總裁十拿九穩,決定與勾絕緣、
三,目前雖屬大風大浪,但離類似九七、九八盡地一煲仍相距甚遠、

市場對香江聯匯,某程度上是講的人多,知的人少,例如近日充斥有關785一穿,預期金管局必然入市言論,其實形同廢話。

皆因機制上785弱方保證一穿,八十八層高必然要掃清港元沽盤。

換句說話,正如渣打所指,有錢入,等如要有錢走,港匯觸及七八五,88樓接沽盤,結餘減少,拆息上升,繼而拉近港美息差,減低資金外流,一套未必太多人理解的機制,其實清楚不過。

惟現在最大疑團是,當一穿785後,結餘會減少多少?而結餘減,拆息會上升多少?

簡而言之,港紙弱已不是新聞,最大不明朗仍然是接沽盤後事態發展,難怪中環人認為,既然遲早要發生,倒不如本周提前實現更好。

瑞銀提出一個分析頗為中肯,該行首先否定狙擊之說,繼而質疑港匯近日表現,由始至終大部份原因在於環球資金大舉調配前,市場從來對沖不足所致。

首先,瑞銀認為,去年人仔小貶事件後,流入過千億結餘體系,是累了大事,事後回想,該筆人民幣拆倉錢當時可能投入部份利差交易,種下市場波動加劇。
第二,去年底大批港元相關票據發行,早就觸發遠期美電買盤,跟炒作無關。
更甚是,瑞銀引述交易權指,區內,尤其南韓充斥一大批衍生票據,主要成份涉及對賭國指,國指越觸及處決位,市場越有需要在做港元期權空倉對沖。穿八千才是惡夢,而非785!!

今日,可能成為以後會有記載的「一.二零」流血事件,與其內媒上身,單邊歸咎鬼子佬,倒不如借用IMF報告內容作結:
中港融合既成就了香港,亦加劇了波動及負面因素。
呢句,政府新聞處當然隻字不提也。

2016年1月19日星期二

舊瓶新酒

金融時報在中國GDP未開估前,剎有介事,叫大家留意5個關注點。

第一個就係GDP Deflator、話數據會否負數,會成為內地經濟是否有造假強烈證明。

未知國統局係咪真係收到風,全年名義GDP最終報6.7%,即係全年GDP Deflator維持負數。單計第四季名義GDP係5.7%、歷來最低。似乎真係無咩水分,假數據、今次「過關」!

外媒都幾有趣,之前踩到中國經濟有幾差得幾差,而家見官方數據唔係太壞、就倒轉話其實內地唔係世界末日,中國並無出現到之前預測的硬著陸,而且「煲大」經濟結構有改善,成為「New Hope」喎!

其實都唔多需要拆局、大家都明白IP 同FAI喺「供給側」改革下,只會愈來愈走樣。唯一希望就係服務業能唔能頂上,吸收殭屍產業倒閉後出現下崗工人。

呢個就要關注下內地人均可分配收入、去年平均近22000人民幣,實質增長7.4%,堅尼系數跌至0.462。

值得留意係農村收入增幅,居然達到7.5%、跑嬴GDP之餘,甚至高於城鎮人口的6.6%,似乎反映農村搞土地流轉、以及三農扶持政策,真係幫到農民增加收入。如果配合埋城鎮落戶、分分鐘可以成為新增長大軍。

不過要留意、內地舊年全年新出生人口不升反跌,全年減少左32萬嬰兒,只有1655萬人。由於之前估計「單獨二孩」政策,可以在2015年更加顯現,甚至有估計會達到1800萬人,而家顯然係事與願違,相信全面放寬二孩,都未必收效,炒二孩概念要小心。

要總結,既無壞消息、但又缺乏亮點,幾乎概括了經濟學家對去年經濟表現。

經濟師話、去年第四季出現的輕微反彈,已經結束,預期今年經濟持續放緩,通縮壓力加大。不過服務業比重增至五成以上,就有利結構改革,預期今年財政減稅,會是刺激政策主調。

市場其實對供給側改革,大體是認同,至少認為向列根同戴卓爾夫人偷橋,都算搵啱對象。

過剩產能配合唔到市民需求,是內地經濟結構問題的關鍵,按去年內地居民出國消費金額高達1.1萬億人民幣,已佔GDP的1.6%,唔少錢都去左買自動馬桶同藥品,難怪中財辦楊偉民,都要專登攞「自動馬桶」來解說供給側改革。

只係當中最大風險,係驚阿爺學啲唔學啲。人家戴卓爾夫人將國營企業私有化,無效率就由佢倒閉,但中國而家似乎係相反方向,透過國營企業合併重組,成為更大的巨無霸,以大吞小,恐怕倒頭來,供給側改革只是另一個改了名、又是「舊瓶新酒」的技倆。

2016年1月18日星期一

心碎


中環線人報料,中資銀行本港頭頭、周末全部召上見京官,訊息只有一個:
「不准再評論CNH及人民幣匯價」。

甚至連客、都不能做推廣。

聽聞連外資行都不能倖免,即是要評論,都只能用「雙向波動」,「兌一籃子貨幣平穩」。
咦,真係似層相識!

中環人形容,星期日人行出招,將CNH存放內地資金要上繳存準金率,感覺上,就係要將建立離岸人民幣中心策略,推倒重來。

其中一間歐資行、法國外貿銀行一篇講CNH報告,就道出左不少Banker 踏入2016年來心底入面心聲!

報告批評人行暴力干預離岸市場、目的就是收窄在岸及離岸人民幣差價,但新措施就代表人民幣國際化、以及建設本港作為離岸人民幣中心,重大倒退一步。

亦清楚向外界表明、以為有限度開放的CNH市場,根本就完全是由人行操控。

最精景一句係,對多年來、努力貢獻及建設人民幣國際化及本港離岸人民幣中心,今日可以說是令人「心碎」一日!
潛台詞係,真係太傻太天真?

對於今次人行,突然改變境外行,存放於內地資金要RRR、主流看法係用較低成本方式,打擊離岸沽空的人民幣炒家。

雖然理論上、內地資金回報遠低於本港,清算行可以將內地資金,上繳RRR,境外就繼續保持離岸資金做高回報,這解釋了點解中銀台北、會將比參加行利率,不升反跌。

參與行亦有大把方法對沖,包括存入港元存款,賣出港元遠期兌人民幣合約,已經等同持有CNH,而不需要上繳RRR,結果就搶高了今日港元利率。

不過有BANKER一針見血提出、你係銀行,日後放到CNH既資金、一旦有需要回收放到內地,就要比17.5%RRR,咁銀行仲會需要發展CNH市場?

感覺上就係要將在岸及離岸截流,CNH規模只會愈縮愈快。

當日人行高調公布、將參加行內地存放人民幣存款,存準金率刻意定為零,銀行界解讀為優惠政策,支持建立離岸人民幣市場。

但原來遊戲規則、可以鍾意話改就改,令銀行界相當震驚。

其實人行「落閘」意圖,已經相當明顯,一些外資銀行、好似匯豐、渣打,在內地分行代客開通香港帳戶,近日都被叫停,要開帳戶就要親身到港。

經過幾代人努力、CNH市場2010年終於建立,資金池規模由當初幾百億,一度突破一萬億人民幣,即使而家回落到8600億,仍然比第二位台灣高1.7倍,亦佔全球離岸市場規模接近六成,一下子「被消失」,豈不令人「心碎」?

令BANKER 氣憤的是,88樓高層今日回應CNH RRR事件,答案居然係啱啱收到通知、未知詳情、要研究!!

哇,作為本港銀行界馬首是瞻、收最高人工的金管局最高統領,對CNH政策出現咁大變化,都係「剛被知會」,原來「有心無力」,唔止係外匯基金回報,仲有係連繫香港未來、CNH離岸中心。

大家要好好記得2016年1月18日呢個日子 !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硬隊


過去一星期, 香港匯市交易員, 可謂筋疲力盡。周一、二應付人行突然挾息, CNH市場變成恐慌一遍, 過左頭兩日, 以為人行先勝一仗, 可以暫時穩定下, 點知炒家好快重整旗鼓, 將戰場由CNH轉至HKD!

的確, 全中環最淡定的「賓卡」,午飯過後,亦不禁忐忑不安,皆因港元在未踏入歐洲交易時段, 出現的龐大沽壓程度,情況實屬罕見。

中環人認為,股票走資事少,事到如今似乎已出現內地信心危機,並且波及蔓延至港。

彭博數字,期權反映賭失守七.八五機會率,截至昨日為止由不足7%,增加近三成,惟觀乎遠期美電走勢,溢價僅僅數百點子,談不上當年被惡搞期間過千點子差距,狙擊港紙之說,某程度上與事實未必符合。

早前拆局已提及,數千億結餘,浸死拆息,拆息不升,在走資期間,貨幣發行局機制未能履行三十多年既有的套息功能,減慢資金流出港元速度。

故此,港紙是回「硬隊」,幅度如何,視乎:
一,市場對內地信心、
二,股市、
三,美元流動性。

一旦美元流動性受影響,進一步推升美元拆息的話,港美息差擴闊,屆時走資必定加劇,到目前為止,港美息差距離「樂文」哥走錢警界位,其實只相差二十多點子。

下午,多間銀行,大大小小,都將美元現鈔賣出價調高至7.8或以上水平。人人以為785是大位,實際上,港元美元真正掛勾水平,仍然是7.8,三大發鈔行發行貨幣,均以7.8兌換價預備均等美元作為支撐。

而令情況有趣是,任總05年強化聯匯當日,令到本港出現一個聯匯、兩個兌換保證,其中代表發鈔的負債證明書、及外匯基金票據兌換保證是7.8。

銀行體系結餘則是7.85,三者可互相轉換。

現時大事大非之際,會否兩個兌換保證之間觸發套利,在在需要留意。

雷曼出事前一日,銀行體系結餘僅46億,貨幣基礎3278億,目前,兩組數字分別達3900及近1萬6千億,幾千億差距,是代表借來的錢,抑或部份外流,無人會知!

但需要留意是,時下不斷發文,強調本港結餘多,貨幣基礎足夠緩衝的大行分析,沒有提及當中最少七成錢,正正是上述界定為借來的錢。

有分析用過往廿五年本港通脹,全球主要貨幣兌美元表現計算,港元合理位介乎10.7-11.6兌一美元,以上資料純粹作參考而已。

但肯定的是,香港有3300多億儲備資產,但在港投資淨頭寸是外匯儲備兩倍,息價升,或稍有資金大規模調配,香江區長及八十八樓,必然眉頭深鎖!

結餘減少,只是反映走資的一部份,從在港認可機構外幣資產負債表數字計,走資已經連續三個月。幾年前有錢入,又嘈又鬧,現在錢走,又驚又喊!

說到底,市場從來無人接受、凡事總有盡頭一日,因果總會循環!!

2016年1月14日星期四

戰場

逆向思維諗,特首的一帶一路論、成功令全香港人都認識呢個國家重大策略,唔識「洗版」既佢,居可以成功一洗再洗、今次在阿爺眼中,應記一功!

有功唔止一帶一路,君不見人行打大鱷、成功利用本港戰場,將淡友殺個遍甲不流,CNH一役大功應記入史冊。

可惜呢招係七傷掌、犧牲離岸,力保在岸,將幾年來用心打造離岸人民幣中心,幾乎一手摧毀。

在離岸市場決戰炒家,人行初勝一仗。本港隔夜人民幣同業拆息,由周二66厘,大跌至3.6厘。交易員話,已經回落至正常水平。

不過後遺症不少,銀行界話,事件重創人民幣離岸市場,形容過去幾日出現流動性危機,銀行及交易對手,均不知如何為人民幣離岸產品定價。

離岸點心債市場首當其沖,由於拆借成本一度大幅高於點點心債回報,令相關債券大舉被拋售。匈牙利政府就率先叫停、原定發行的30億人民幣點心債,有關債券原定今周在亞洲進行路演。

同時亦反映左、面對CNH拆息波動,88樓再一次盡顯「無能為力」。

話就話提供流動性,但其實咪又係喺離岸個資金池搵水,仲要用市場拆息計數,中環人話,今次人行完全跣左陳局長一鑊金。

唔好以為CNY無咩變動,其實內地一樣有後遺症,CNH大幅波動,令內地居民都多左戒心,四處撲美元。

在北京上海深圳、多家內地銀行分行,均出現美元庫存不足,客戶提取超過1000美元、就要預約。

更有私人銀行表示,上星期已經將全年的外匯兌換額度用光。

銀行無得玩、有深圳店鋪出現盲搶港元,108都殺,好似QDII居然亦成為搶手貨,買到額度告急。

可以留意埋、一直無咩人理既「港股通」,雖然係用人仔結算,但都當係買到港元資產,由去年10月以來,日日全數錄得淨流入,是有紀錄最長。

一切一切都反映、內地居民係人心虛怯,呢個先係最大隱憂。

瑞信經濟師陶冬指,境內居民兌匯潮會加劇貶值,估計全年資金外流,大約有7500-8000億美元,維持人民幣有序貶值預測,人民幣年底會跌至6.78兌一美元。

2016年1月13日星期三

冷淡對待


A lot of talk , but little hope!!!
CNBC對有關施政報告報道起題,算是云云之中,既簡,而精,而又為肖為妙的一個。

閱讀過年度巨著的中環賓卡形容,特區區長鴻圖大計有餘,防御預警嚴重不足,若非有雞腸及繁體中文板,更一度以為是十三、五規劃的香港增訂版。

目前,特區之下最少有十一個委員會,既有扶貧、有策略發展、有經濟發展、有人口政策督導、更有可持續發展、因為一帶一路關係,振英區長決定又添食一個一帶一路督導委員,輔以跨部門辨公室成立,兼再升格成立海運港口發展局,又是令政府架構進一步膨脹。

督導委員員,是否等同於政策大命題能水到渠成?君不見扶貧委員會周教授滿肚怨言、策略會至今似乎亦一事無事。

一帶一路是國策,但國家亦強調供給側,精簡架構,難怪中環人形容,區長政治既正確,但亦不具智慧。

客觀事實係、所謂一帶一路慨念,根本就係被中環人冷淡對待,明眼人好多都知,阿爺所講一帶一路策略,根本就係要解決內地產能過剩及疆屍企業問題,將中國本身多出產能輸出,但問題係、錢從何來?

於是,就成立了「亞投行」,就是擔心一帶一路沿線及中亞國家無錢買產品,索性借埋錢比對手,買自己產品,試問、咁樣既模式當中可以有幾多融資同集資機會?

講到集資機會,388小加總裁一向一馬當先,連人民幣下跌、都被佢借助理「心神不寧」借題發揮、變相推銷港交所人民幣債務產品。但心水清BANKER 問,你幾時見過小加講「一帶一路」?

李小加自己在內地都講過,一帶一路根本係「雷聲大、雨點小」,原因正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好想買中國既產能,但無錢,中國又無可能白送。於是想出一帶一路,就係由沿線國家攞資源出來交換。

方法就係PPP,第一個P是當地政府,第二個P就係中國政府同企業,中間再透過亞投行、先融資買中國產能,再用當地政府資源做交換。

簡單講,根本就係一個以物易物的交易,試問當中香港可以攞到幾多融資機會,甚麼伊斯蘭債券、點心債、再保險中心,算吧啦!

仲有,有無留意內地官方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以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官方版本有湛江、廣州、海口,但唯獨就係唔見香港,咁明晒啦!

講到成分施政報告一無是處,真係無好野?

都有,不過真係要細心發挖。有無留意、CY講海陸空「大龍鳳」時,唔覺意講左,香港已制定多項措施,發展香港成為航空融資中心?

而家全球最發達兩個航空租賃中心,分別是愛爾蘭及新加坡,都有特惠稅率,包括折舊稅務優惠,出租人亦有優惠稅率,香港要發展成為航空融資中心,稅務優惠一定要追上。

有顧問提出,亞太區未來20年,對新飛機需求高達1.4萬架,總值達2200億美元,而近日區內已經有多個新晉競爭對手加入,包括長建亦染指呢個行頭,小超人睇得上眼,應該仲有更高潛力。

難怪今日1848收市,都升到四個巴仙!

2016年1月11日星期一

尾部風險


天氣潮濕,相對濕度升穿百分之九十之際,同一時間,市場卻大旱,尤其在港人民幣資金池。

踏正十一點半,財資市場公會人民幣拆息開價,震盪整個中環,隔夜一見十三厘,幾分鐘內掃上廿厘,相差八厘平當日錢荒記錄!

中環賓卡指,近日香江人仔錢荒,是如假包換,千真萬確的荒,銀行人民幣頭寸仍有,但流動性開始緊張,幕後功臣原來是在港中資機構!!

早前替國家在離岸市場掃高人民幣後,資金竟然全數調回內地,並無留港。

叫人關注是,內地息價極低,比本港平均最少低兩、三厘,在商言商理應留港收息,拆借,中資機構反商業原則舉動,在在令中環界大感不惑。

據聞,金記老早關注在港人民幣資金池減少問題,而現行機制下,主要人民幣業務銀行,即Primary Bank可以每日向金管局提取掉期協議下流動性安排。

又據聞,Swap Line每日開,每日被銀行Draw 爆。

更不尋常是,中銀香港網上優惠一欄,發現7日期廿萬或以上人民幣存款,提供息率高達3.8厘,比一個月2.8%為高,作為首席人民幣業務銀行,竟要高息爭一星期短錢,實在摸不著頭腦??

到底當前人民幣跌,人仔資金緊張,是局外有局,抑或純粹銀行春節前大酬賓益客戶?

中銀廿萬以上一星期存款俾3.8%利息,恒生三個月俾4厘,比任何外幣都要來得高,純粹用存款作為資金來源的話作為計算,在港銀行人民幣業務成本動輒三厘以上。

但不要忘記,上述間間屬於主要人民幣業務銀行,為咩?點解?

尾市,CNH急抽,為免市場再被異動後公式干預解釋洗腦,提提大家,資金不足情況底下,機構別無可選有可能要現貨市場掃錢。

振英區長述職期間,主席及總理重複提示一句:守著金融穩定,事後回想,領導人也許早知山雨欲來。

高盛區內十大關注問題,罕有提聯匯一旦脫勾,會成為區內最大尾部風險 Tail risk之一,實在要多加咀嚼。

肯定,「樂文.陳」無膽量在逆境中有任何調整,惟亦不能否定,只要股市再跌,資金加快外流,從而反映銀行體系結餘之上,有可能已升級成為時間倒數問題。

首先,港人棄人仔,重回港紙已是鐵一般事實,但港匯不強反弱,證明股票錢為首的資金外流規模,已遠超人仔回馬槍資金。

第二亦是最重要,在於現有大量結餘環境下,資金再外流,拆息暫時不會升,但拆息不息,直接令貨幣發行局機制下的正常套息功能廢武功。

以往,錢走,拆息升,將港美息差拉近至吸引水平,見息開眼資金重回港元,但由於拆息不升,意味不構成套息誘因。

觀乎三個月期美息已近0.7%,同期港紙Hibor長期於0.35%左右停頓,一旦「樂文.陳」說的半厘息差,錢即走預言是成立的話,以現時速度移動,美國市場利率再升十數,二十點子,也許意味是Good Bye HK之時??? 

2016年1月8日星期五

RIP


FT今日一篇「悼文」,打動數以億計內地股民既心!

RIP主角,不是其他人、而是只有四日咁長命既熔斷機制,生於2016年1月4日,亡於2016年1月7日。悼文特別提到,你的一生有15分鐘發光發熱、噢,其實應是有兩次先真!

短短十五分鐘,何止發光發熱,簡直係爆發出宇宙級既核爆,環球市值唔見超過二萬億美元,全球股、匯、債、商品,通通在開局既第一個星期,就面對海嘯級震盪,真係多得你唔少。

公平些講,中證監都無錯,熔斷機制的確唔係令大市下跌既主因,因為人民幣貶值先係。但亦可以肯定係、熔斷機制將市場恐慌無限放大,甚至可能引發金融流動性緊絀,分分鐘變成金融危機!

有一間管理三億人民幣資產的資產管理公司表示,星期四上午,首度熔斷後、已即時全部清倉。有兩家上海私募基金就稱,如果中證監沒有叫停熔斷,己經計劃在周五早上清倉。

其實連中證監發言人,在半夜出的答問中,亦承認當初引入熔斷機制、是一個「匆忙決策」。

熔斷風波直捲全球金融市場,媒體開始將責任直指中證監主席肖鋼。

新京報報道、自2013年8月光大發生「烏籠指」事件後,當時上任只有5個月的肖鋼,已經提出要舉一反三,控制市場風險底線。

而上交所之後就接下要研究熔斷機制任務。

新京報提出、熔斷機制背後理念,正是出自肖鋼一直注重風險管制,翻查他少有的公開發言,幾乎都是風險相關,他本人也有「風控先生」稱號。

南華早報亦引述中證監消息稱,熔斷機制是去年底、內地經歷股災後,由肖鋼拍板上馬的、當時毋須經國務院審批。

其實熔斷本身沒有錯,但正如EL-Erian 所說,是制度設計有缺陷。在去年底短短兩星期諮詢中,深交所其實早已明確提出,熔斷7%離開5%門檻太近,當時深交所已警告容易引發「磁吸效應」,同時7%熔斷要全日停市時間太長,會影響市場流動性。只是有人聽完就算、意見不被採納。

內地周五下午,已經在財經界圈子內,盛傳周末就會公布肖鋼離任既消息,由保監會項俊波頂上,雖然消息未經證實,但以廣泛流傳度,恐怕都是人心所向!

而家連官方媒體亦都暗自評擊,熔斷機制運作脫離實際。《人民日報》微博發表評論文章,稱熔斷機制叫停,提醒大家如果脫離社會運作、去談論任何一種看起來很好的制度時,必須意識到、理論與實際之間的差距。

評論稱,當局正討論修補方法,希望有實際措施前、民眾的信心不會熔斷。

大前提當然是、自己的股票資產未熔斷啦!

2016年1月7日星期四

金「熔」中心


金融中心、淪為金「熔」中心,交易不足十五分鐘停市,創下全球最短記錄,他日,健力士必然會有所記載。

內地仍然奉行輸打贏要。升市時,日日強調尊重市場;跌市日子,個個違背市場。

三任中證監主席、成為內地網民惡搞兼發洩對象‧尚福林稱為「上浮零」已屬最客氣、郭樹清順理成為「哥輸清」、現任的肖鋼更成中矢之的,被冠名「熔斷削光」!

到今日為止,中港市場叫人失望仍然流於期昐緊急會議後,會有緊急救市,誰不知,時光倒流數一數,每一次緊急救市,換來只是更多的緊急。

埋怨熔斷機制造成跌市,倒不如指,因熔斷機制加劇內地股市問題浮現更為貼切。

而一個有欠周詳機制,用於一個千瘡百孔市場,負負得出的、不是正!  而是災難!

要秋後算帳的話,
一:政策狂熱份子充斥,熔斷機制內地從來未有認真討論,導致準備不足,
二:周一出事後,肖老爺本應行東,卻走向了西,不檢討機制並予以強化,反而只顧限制減持。

明顯,一次又一次唔爭氣,唔可以怪罪GOLDMAN,不能夠再罵SOROS,我國在金融市場影響力乃建基於拖累別人能力。

當然,性格樂天的鄧博士無錯,A股越是早熔斷,香港得益越大,君不見成交一升就千億。

內地及市場一直以為中央具備能人所不能的能力,去年至今一次又一次展現,內地市場發展之大,資金規模累積之多,早就超越可控範圍。

十幾廿年前,阿爺尚算廣納賢能,不介意搵海外意見指點賜教,觀乎今日之局,某程度是羽翼未豐的苦果,由羨煞旁人、變為過街老鼠,其實跟做人一樣,錯在一線之差。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人貶行動


由小貶,到大貶,在岸及離岸差價破記錄,金融時報形容,情況令人行尷尬,亦顯示在與市場溝通方面、面臨很大挑戰。

老實,此話有欠中肯,皆因自幾星期前,外管局主動「露籃」後,內地「人貶行動」已經變得毫不避嫌,由難以掌握,變為擺明車馬,難道仍可界定為溝通不足嗎?

2016開局三日,大和賴志文行足三日大運,眼見7.5目標步步邁向,內地魯政委亦不甘示弱,揚言一貶貶到7,3,有趣是,內媒報道魯委哥預測時,用盡篇幅極力煲獎其07年對次債預測,敏感的話,在在可視為另類signal。

人貶已成定局,事到如今是貶幅如何?

基於市場不安,而且恐慌,毫無約束貶,後果是貨幣危機,平穩有序去貶,儲備需要相當充足。

適當外匯儲備水平,建基於三大範疇:
一,總額相當於百分之一百短期外債數目、
二,有相當於三個月進口額總和、
三,大概有廣義貨幣M2的兩成、

三者以所佔最大數字為準,套用內地,正正是內地M2水平,兩成計算的話,相當於要4.3萬億美元,較目前3.4萬億美元儲備,結論是不足以應付實行有序貶值期間要的干預彈藥。

高盛今日提出一個觀點,基於油價持續下跌,內地外貿順差只會有增無減,很大程度上提供更大人民幣貶值空間,油價跌、人仔跌、區內跌、連累埋香港!! 成條主線相當清晰。

事到如今,貶值是一切盡在掌握中嗎?貶值就會利好嗎?

綜合外界分析,即使利好,也許是先非常苦,才會有小甜。

貶值過程中產生的儲備及外匯佔款減少,某程度上是QE的相反,即Quantative Tightening。

更甚是,市場信心盡失下,川長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一次過大幅貶值,消耗預期,解決Capital flight問題、
二,任由貨幣波動造成的負面影響、

內地目前金融機構外債3420億美元,非金融機構外債5180億美元,肯定最先死。

不要忘記,踏入2016,首季平均每月到期信託相關產品600億人民幣,另加每月4000多億企債到期,人民日報權威人士僵屍違約論絕非天方夜談。

2016年1月5日星期二

短路


當去年底,習主席宣布已基本脫出救市常態,市場已認定去年夏季發生的「不正常」市況,已經回歸常態。

隨後、中證監宣布重啟新股發行、以至加快三月推行註冊制、甚至匯金公司將持股轉讓,市場已一心預期,A股可以重啟入摩指之路!

可惜,一切就因一個人為計算錯誤的熔斷機制,令市場無端端開局就要「短路」,國家隊自去年八月以來,又要重新組織入市基金,傳聞首批規模超過1500億人民幣。

加埋人行雙邊干預,又要入市干預在岸離岸人仔,加埋因國開行未獲新Credit Line,引發資金恐慌,結果加碼1300億人民幣逆回購。一切、係咪似曾相識?

有稱為「暴力救市」2.0,但其實更貼切可能用重啟「救市Mode」會較好,因為危機同去年夏季相比,仍然有好大差距。

內地股民怨聲載道、不過著及分析員張化橋反指,中國應為股市下跌而慶祝。

張化橋在金融時報撰文,批評長期以來內地政策帶來嚴重後遺症,指當局去年毫不避嫌支持股市上升,原意是利用股票市場功能,減低中央負擔從而達致刺激經濟目標。

但結果當然事與願違,要成千上萬股民負責埋單,道德風險加劇,最後要中央救市,張化橋指,A股昨日大跌,未來仍會跌,皆因估值太高,跌市反而值得慶祝。

他深信,現任領導深刻意識到一面倒刺激經濟政策後患無窮,供給側模式的主導,某程度上是重大政策調整,但叫人關注是,內地部委仍未意識當前問題嚴重性。

值得一提是A股周一大跌,但慶幸本港H股都叫守得住,雖然周二收市再跌至去年9月低位,但同A股跌幅比較,始終無跟得太足。

關鍵應是H股估值,以今年預測市盈率計,H股估值已跌7倍,同上海12.6倍相比,中環人只簡單話Everything has a price.

無論如何,今次「開局大跌市」,多間大行均指,內地熔斷機制存在缺陷,容易引發流動性緊絀的憂慮。

德銀提出,熔斷機制設計原意是減少市場波幅、不過基於內地早已有10%漲跌停板規定,再引入5%及7%的熔斷門檻,反而會加劇投資者對市場流動性緊絀的憂慮。結果,反過來、放大了市場波幅!

有內地基金人士認同,熔斷機制反而加大了基金面對的流動性障礙,要求同時暫停申購及贖回規則。

好簡單,比較番美國、南韓以至世界各地停板機制,A股熔斷機制的確有問題,熔斷差距只有5及7%,相反比較標普500差距為7、13及20%、南韓亦有8至15%差距,對波動性大的市場更為合適。

市場已預期未來幾個月,當局就會作出修訂。